PIIE:6月非农终超预期,就业复苏的拐点来了吗?

阅读量:0 8
东吴证券 东吴证券研究所官方研报、信息发布平台

美国6月非农人数超预期新增85万人,然而耶伦和鲍威尔所关注的真实失业率指标和劳动参与率均与5月持平,分别录得8.6%、61.6%。劳动力供给仍然紧俏,离职与职位空缺达到创纪录的水平。令人不解的是:工资调查和家庭调查的结果相矛盾。PIIE为我们解答了数据背后的玄机。

正文

美国6月新增就业85万个,较前三个月月均新增54.6万个就业岗位的增幅明显回升,远高于前四至六个月的增速。但这仍使美国经济相对于此前趋势缺少900万个就业岗位。与此同时,失业率升至5.9%,而劳动参与率保持不变。实际失业率(根据劳动参与率异常大幅下降而进行了调整)持平。

尽管美国经济仍丧失几百万个就业岗位,但许多其他迹象表明,劳动力市场非常紧张,就业需求充足,但供给仍然有限。职位空缺和离职都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6月份每个职位空缺对应0.9个求职者,紧张程度仅略低于疫情前的劳动力市场。尽管6月份工资增长有所放缓,但仍高于此前的趋势。此外,官方公布的数据低估了实际工资增长,因为许多低工资的休闲和酒店业员工使得6月就业增加。总的来说,在过去三个月里,名义工资可能以每年6%以上的速度增长,增速高于1980年代初至疫情前的任何三个月。

展望未来,就业机会仍有继续快速增长的空间,特别是如果失业工人的就业率随着时间的推移上升到更正常的水平。两大悬而未决的问题是:(1)劳动力市场供需改善的相对速度如何,这个问题将影响名义工资增长和物价增长的速度,以及(2)经济是否能够迅速填补900万个就业岗位的缺口,或者,弥补最后的几百万个就业缺口是否更加困难,因为有的人因疫情而永久性地离开了劳动力市场?

劳动力市场仍然很不正常

通过查看表中所示的一组指标,可以了解劳动力市场的状况。

图片

劳动力市场与正常水平之间的差距在6月份有所缩小,但经济仍比疫情前的趋势少900万个就业岗位,如图一所示。

图片

这一差距在失业率方面也很明显,失业率仍然很高,特别是在实际失业率方面(根据分类错误和劳动参与率异常大幅下降而进行了调整)(图二)。考虑到整体经济状况,劳动力总数比预期少210万人。这与仍然低迷的劳动参与率和就业人口比率是一致的,这两个比率分别比疫情前的数值低1.4和2.8个百分点(根据人口变化进行了调整)。

图片

6月份对雇主的工资调查(显示增加了85万个工作岗位)和对雇员的家庭调查(显示失业率略有上升,而劳动参与率没有改善)的说法相互矛盾。部分差异可能是数据噪音造成的,这一直是一个问题,但在快速变化的经济中,这一问题尤其严重。总的来说,雇主的工资调查要比小得多的雇员家庭调查可靠得多。但很多的不同可能是这两项调查使用了不同的定义,例如,一个自营职业者从事的正式工作在工资调查中显示为增加的工作,但在家庭调查中没有就业方面的变化。其他定义上的差异包括从事多项工作的人员和农场工人。上述关于噪声和定义的问题是一个很好的理由,可以说明为什么永远不要对任何一个数字(特别是对于一个月的噪声数据)赋予太多的权重是很重要的。

只有极少数的失业者进入了工作

近几个月来,就业增长受到了低于预期的失业人员就业率的限制。在2021年的前五个月, 每个月只有24%的失业工人进入工作,远低于当前劳动力市场条件下的预期水平29%-34% (图三)。这一不及预期是个大问题,每个月可能少了约50万个就业。许多因素可能阻碍了从失业到就业的转变,包括经济修复的困难、对新冠肺炎的持续担忧、长期失业人数不断增加、以及失业保险福利的提高。

6月失业人员就业率有所下降,但也有可能这只是数据扰动的结果:当调查工人时,就业没有增加,但当调查雇主时,就业大幅增加。比任何一个月的数据更重要的是,目前六个月的失业人员就业率仍相对较低究竟意味着什么。

图片

劳动力市场依旧十分紧俏

劳动力市场紧缺的一个信号是近几个月职位空缺率和离职率都处于历史高位,既体现了职位的充足,也反映出人们对于离职后找到新工作充满信心。

同时,失业工人的数量也异常高,导致每个空缺职位对应0.9名失业工人(如果考虑降低的劳动参与率,这一数字为1.2),如图四所示。从这个角度看,与衰退前相比仍存在更多的闲置劳动力。

图片

工资是衡量劳动力市场紧缺程度最好的指标。过去15个月的特殊之处在于如此高的失业率并未导致在岗工人工资增速放缓。相反,工资增速保持着相对较快的速度,其中工资水平处于最低四分之一的工人工资增速最快。

过去三个月生产端和非管理层的工人工资年化增速已上升至6.6%。这一数字很可能低估了工资的真实增速,因为许多再雇佣的工人处于休闲和住宿等低收入的行业,他们的就业人数增加会拉低平均工资水平。在缺乏底层微观数据的情况下,我们无法对这一效应做出充分的调整,我们粗略地保持各行业劳动时间占比不变,计算各个行业内部的平均工资增速。这样调整之后,过去3个月生产端和非管理层的工资增速为1.9%,年化达7.8%, 创下20世纪80年代至疫情前三个月合计增速的新高。(所有私人部门工人工资的三个月合计增速也创下疫情前的历史纪录,不过这一数据只能追溯到2006年)

关于劳动力市场未来的两个大问题

解决劳动力市场持续严重短缺的最重要的因素是时间,比如员工和雇主匹配需要时间、病毒范围得到改善需要时间、扩大的失业救济是到期还是在一些未取消失业救济的州继续微增也需要时间。随着时间流逝,数百万个工作岗位将陆续恢复。但目前仍不确定的是,它是否会让所有900万个失去的工作岗位全都恢复,还是仅仅是其中的一部分,以及这个过程需要多长时间。

考虑到大量的就业机会和持续快速的经济增长,接下来的数百万个工作岗位应该相对容易回来,更困难的将是最后的几百万个工作岗位。如果人们永久性地离开劳动力市场(例如,由于提前退休),或者如果其他变化永久性地减少了劳动力需求(例如,雇主雇佣了更少的高技能和更高报酬的工人),就业便可能永远不能达到大流行前的趋势水平。我们期望所有就业机会都能恢复,生产力可以提高以支持工资增长,持续的高需求水平可以使经济走上比大流行之前预期的更好的道路。时间会告诉我们。

本文选编自“川阅全球宏观”,作者:东吴宏观团队;智通财经编辑:魏昊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