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空大战”后的欢聚时代(YY.US),MAU下滑之际商业化加速

阅读量:0 7

5月27日,欢聚时代(YY.US)发布了2021年的第一季度业绩。

据财报显示,欢聚时代在报告期内的收入为6.43亿美元,同比增长88.1%,较6.05亿美元的业绩指引上限高出6.28%,超市场预期。与此同时,公司非GAAP下的股东持续经营净亏损大幅缩窄62.7%至2410万美元。

收入超预期叠加净亏损的大幅收窄,表明欢聚时代的基本面已有所改善,且公司在财报中透露,出售予百度的国内视频娱乐直播业务(YY Live)已于2021年2月8日基本完成,但仍有若干调整,这破除了市场对于百度或放弃收购YY Live的猜疑。

虽然利好消息不断,但欢聚时代的股价却一路向下,截至6月2日收盘报73.83美元,较今年2月初的高点148.37美元已“腰斩”。事实上,自浑水与高盛在欢聚时代上的“空多大战”以来,欢聚时代的股价表现便大起大落。

在浑水做空欢聚时代当日,后者股价便大跌26.75%。随后,摩根大通高调看好欢聚时代,并称其目标价可到140美元。结果显而易见,摩根大通胜出:在之后的三个月中,欢聚时代股价果真盘整后冲高至148.37美元,但到如今的股价“腰斩”,也只过去了三个多月的时间。

看着目前仅有0.99倍PB的欢聚时代,“抄底大军”蠢蠢欲动。

MAU下滑之际商业化加速

在8.1亿美元转让虎牙(HUYA.US)3000万B类股给腾讯后(00700),欢聚时代持有虎牙的股份已降至16.2%,并非虎牙的第一大股东,因此该份财报中虎牙股权将以权益法投资核算。

与此同时,由于YY Live即将完成出售,该份财报中也并未展示YY Live业绩,这也就意味着,2021年的第一季度财报,是欢聚时代聚焦海外业务板块BIGO的呈现,而BIGO主要包括全球视频直播社交平台Bigo Live,短视频创作平台Likee,小游戏社交平台Hago,以及即时语音通讯平台imo。基于此,欢聚时代以直播+短视频双引擎发展策略搭建海外多样化社交娱乐生态体系的业务版图越加明显。

据财报显示,欢聚时代在该季度内的全球移动平均MAU为3.4亿,较2020年同期的4亿下降15.1%,这主要是因为印度政府采取措施阻止了中国应用程序在其国内的使用,这其中就包括了Bigo Live、Hago以及Likee,印度之外MAU的增长则在一定程度上有所抵消,但仍难挡整体MAU大幅下滑的局面。

不过,虽然都被印度封禁,但三个APP的MAU变化也有明显差异。其中,Likee的平均移动MAU下降12.6%至1.15亿,Hago的平均移动MAU下降57.7%至1310万,而Bigo Live的平均移动MAU则增长9%至2910万,这说明Bigo Live在全球的渗透仍具有一定的韧性。

即使全球平均MAU双位数下滑,但欢聚时代报告期内的业绩表现却颇为亮眼。据财报显示,其一季度的收入为6.43亿美元,同比增长88.1%,该增长主要得益于包括Bigo Live、Likee和imo等平台的加速商业化。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Bigo Live、Likee和imo等平台的付费用户同比大增72.1%至167万,且来自每位付费用户的平均收入增长26.4%至290.7美元。“量价齐升”下,欢聚时代实现了收入的高增长,且公司整体毛利率提升4.5个百分点至31.1%。

由于总营业费用的增加以及虎牙权益法投资下录得亏损,欢聚时代在该季度内的持续经营净亏损为8908.6万美元,较2020年同期的6299.5万美元有所扩大。

为准确刻画公司业务经营的真实表现,欢聚时代在财报中引用了非GAAP指标。经过调整修正后,其在该季度内的非GAAP下的股东持续经营净亏损为2406.3万美元,较2020年同期的6454.4万美元收窄62.7%。值得注意的是,财报称BIGO业务部门在该季度内已实现了非GAAP下的转正,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学凌表示,这是欢聚时代产品商业化的重要里程碑。

股价有70%的上涨空间?

从该季度的业绩表现来看,欢聚时代的商业化确实取得了较大进展,且财报对2021年第二季度的收入做出了明确指引,公司预计第二季度的收入在6.45亿至6.63亿美元之间,同比增长36.2%至40%(不包括虎牙与YY直播在去年同期的收入贡献),继续保持高增长。但公司的股价却持续低迷,从盘面看,截至6月2日时,欢聚时代PB为0.99倍,已沦为“烟蒂股”。

业绩发布后,不乏券商看好欢聚时代的未来表现,华泰证券便是其中之一,其通过SOTP估值法认为欢聚时代的每股估值在125.7美元,较6月2日73.83美元的收盘价仍有70%的上涨空间。

细看其估值方法,主要包括了四大部分,其一是出售予百度的YY Live给予36亿美元估值,其二是虎牙16%股权以收盘价做30%的持股估值折让;其三是预计的2021年净现金;其四是给予了BIGO 2倍的PS估值。

HJ.png

整体上看相对合理,但市场对于给予BIGO 2倍的PS估值存一定争议,要知道参考彭博一致预期,中国直播可比公司2021年的平均PS仅1.6倍,BIGO虽较国内直播企业较快的增速享有一定溢价,但欢聚时代海外扩张面临的风险也将有所折价,印度对BIGO旗下APP的封禁便是最好例子。

事实上,海外市场发展空间虽大,但需要应对的风险与挑战也更加复杂,如何根据国际形势的发展,调整用户侧的投入和运营,从而把地缘政治风险降到最低将是欢聚时代长期需要面对的问题。

其次,在错失印度市场后,欢聚时代在其他海外市场中获取客户的能力有待验证。由于海外各国文化的差异,对本地化运营有着较高的要求,用户的获取、运营难度均高于国内市场。在2021年一季度中,欢聚时代的销售及营销费用同比增长20%,但由于印度封禁的影响,该等费用与用户增长的关系不明显,后续需继续观察。若销售及营销的效果不理想,将对公司的净现金有所损耗。

除此之外,抖音国际版 tiktok在海外市场中势如破竹,BIGO既要与 tiktok竞争,又得以本土企业竞争,能否在海外短视频+直播的浪潮中分一杯羹,还得看欢聚时代的硬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