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最糟糕时刻已过去?你信谁?

阅读量:11270 10月31日
share-image.png
智通编选 挖掘最有价值的港股热点信息,捕捉最有魅力的资本市场动向。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石油圈”

本周一,在IHS Markit线上主办的CERAWeek印度能源论坛上,沙特能源部长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王子(Prince Abdulaziz bin Salman)表示,石油市场最糟糕的时期已经过去

同样的话沙特阿美也说过。两周前,沙特阿美首席执行官阿敏纳瑟尔(Amin Nasser)在一次会议上表示,“石油最糟糕的时刻已经过去” ,“因为全球石油需求正在复苏,中国的石油需求几乎回到了卫生事件爆发前的水平……”

然而,一边表示黑暗时刻已经过去,一边又在卖资产捞金——面对石油行业遭受卫生事件的打击,沙特阿美利润暴跌,再叠加耗巨资收购石化巨头沙特基础工业公司而导致债务飙升,沙特阿美面临着削减资本支出的重任,除了裁员,更是计划以逾100亿美元出售其管道业务的部分股权。当然,对于财大气粗的沙特阿美来说,变卖资产虽然远谈不上“断臂求生”,但金额超100亿美元的交易也不是小动作,很难让人相信石油最糟糕的时刻真的已经过去了。

1.石油需求复苏乏力

卫生事件给今年的石油需求造成了前所未有的需求冲击。国际能源署(IEA)首席经济学家法提赫•比罗尔(Fatih Birol)此前曾表示,2020年可能是石油市场历史上最糟糕的一年。

随着第二波卫生事件席卷美国和欧洲,这“最糟糕的一年”变得更加不可预估。在卫生事件的再度袭击下,法德多国又重新开始封城、限制出行等措施,石油需求的复苏似乎变得越发的不确定。

不同于沙特阿美,BP和Total等国际石油巨头的态度更为谨慎。本周二, BP公布了其第三季度财报,报告称其第三季度调整后净利润(Adjusted Net Income)为8600万美元。尽管利润微薄,但与此前分析师预计的“将亏损3.47亿美元”相比,三季度成绩是出人意料的。不过,BP仍然发出警告称复苏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BP认为,这是一个“不稳定且具有挑战性的交易环境”,“复苏的形态和步伐不确定”。在 CERAWeek印度能源论坛上, BP首席执行官Bernard Looney表示,全球第二波卫生事件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影响“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大”

同BP一样,Total也发出警告。Total首席执行官Patrick Pouyanne警告说,欧洲和美国大部分地区卫生事件的恶化给能源需求带来了更多风险。总的来说,需求仍然疲软。“我担心,由于许多地方再次经历第二波卫生事件,石油市场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像大家希望的那样恢复需求。”

同样是在本周一IHS Markit线上主办的CERAWeek印度能源论坛上,OPEC秘书长Mohammad Barkindo提出了与沙特能源部长萨勒曼王子不一样的观点。他说:“我们对经济复苏将继续保持谨慎乐观。这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但我们决心坚持到底。”

2. 50美元或成未来油价“新高”

原本脆弱的市场环境,在利比亚加大石油生产的刺激下,油价进一步承压。欧洲和美国卫生事件的恶化,更加让石油价格举步维艰。本周原油价格大跌近10%美国WTI跌落至每桶36美元,布伦特原油昨日跌至37.6美元。

10月22日,世界银行(World Bank)发布了半年度《大宗商品市场展望》(Commodity Markets Outlook)。报告中说,能源价格受大宗商品价格影响最大,尤其是石油价格,明年也不会上涨太多,平均每桶仅44美元。世界银行称,尽管农业和金属大宗商品已从卫生事件中恢复,但石油价格至少要到2022年才能恢复到卫生事件前的水平。“尽管产量大幅下降,但由于担心感染病例的出现及其对石油消费的影响,油价的复苏最近已经停滞。”世行在报告中表示。明年,除中国外,几乎所有国家的石油需求都将低于2019年,因此,油价不会比目前每桶40多美元的低位高太多。

同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明年油价将在40-50美元。10月26日,IMF在其对中东和中亚地区经济前景的更新报告中表示,预计明年油价不会上涨太多,将维持在每桶40-50美元的区间,给中东石油出口国带来额外压力。

无论石油最糟糕的时刻是否已经过去,对于沙特来说,与其说这是预测或判断,倒不如说是其迫切的愿望。按照沙特阿美2019年IPO的承诺,该公司每年将向股东支付总计750亿美元的股息。而作为该公司最大的股东,沙特政府的主要财政收入来源于该公司。根据IMF的估计,沙特需要油价达到每桶66美元才能在2021年实现预算平衡。

面对这759亿美元的股息和沙特财政支柱,留给沙特阿美的唯有在峰值来临之前,充分挖掘石油的价值。事实上,沙特阿美准备增加产能,进而扩大石油出口产能。石油专业人士和分析师表示,沙特阿美打算提高产能,以便在需求复苏时,或在石油因清洁能源而贬值之前,从该国庞大的石油储备中尽可能多地开采石油,尽可能多的创造收益。

而对于具体的石油行业从业者来说,最糟糕的时刻可能才刚刚开始。雪佛龙、埃克森美孚、壳牌、BP等石油巨头掀起的降本裁员潮还未平息,并购潮带来的新一轮大规模裁员已经箭在弦上了——雪佛龙表示在完成收购Noble Energy之后,降解雇该公司约25%的员工,而Cenovus Energy在收购Husky Energy后也计划削减20%至25%的员工。此外,虽然豪掷97亿美元收购康乔资源的康菲石油,以及45亿美元收购欧芹能源的先锋自然资源公司还未公布裁员,但企业并购之后,组织架构的重组将不可避免。

(编辑:陈秋达)

相关港股

相关阅读

中信证券:海外卫生事件持续蔓延,国际油价回调期也是布局窗口期

10月30日 | 中信证券

美股异动 | 荷兰皇家壳牌(RDS.A.US)盘前涨近7% Q3派息12亿美元

10月29日 | 孟哲

康休石油(CXO.US)Q3营收同比下降25.2%,净亏损6100万美元

10月29日 | 曾盈颖

埃克森美孚(XOM.US)何时才能迎来转机,接近10%的股息率值不值得拼一把?

10月28日 | 玉景

美国原油库存超出预期,市场担心需求端疲软

10月28日 | 智通编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