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逃顶?美股暴跌前夕,贝佐斯等美企高管抛售数十亿美元股票

阅读量:21619 3月27日
share-image.png
腾讯网 集新闻信息,区域垂直生活服务、社会化媒体资讯和产品为一体的互联网媒体平台。

本文源自“腾讯美股”。

有媒体研究了超过4000份监管文件之后发现,从2月上旬到上周结束,以贝佐斯(Jeff Bezos)为代表的众多美国企业高管总计售出了他们持有的自家公司股票累计92亿美元,其中大部分交易都发生在暴跌前夕。由于交易的巧妙时机,他们避开了最高可达19亿美元的潜在亏损。

世界首富贝佐斯(Jeff Bezos)是头号大卖家,在2月第一周,即市场见顶前夜,他售出了价值34亿美元的亚马逊股票, 如果他将这些股票继续持有到3月20日,便将亏损约3.17亿美元。这些卖出的股票相当于他持有的亚马逊股票的约3%,几乎接近于他之前十二个月时间当中售股的总和。

虽然已知情况并不足以说明这些高管是根据某些内幕消息做出了售股的决定——媒体解释说,出于税务方面的考虑,高管们经常会在年初售股,但是报道同时指出,这个售股季节当中,高管们的出售总量要比过去两年高出了大约三分之一。

其他大量售股的高管还有贝莱德的芬克(Laurence Fink)、IHS Markit的阿格拉(Lance Uggla)等人。

“虽然贝佐斯的额度占据了2020年这一波售股的超过三分之一,但是同时也有数以千计的其他内线人士出售了股票。邮报分析发现,有超过150位企业高管在之前十二个月当中都不曾卖掉一只股票,但是2月到3月间却出售了至少100万美元的股票。”

“华尔街机构的高管们售股力度也非常可观,比如,2月14日,贝莱德首席执行官芬克售出了价值2500万美元的自家公司股票,避免了后来潜在的930万美元亏损,还有数据和分析公司IHS Markit首席执行官阿格拉,2月19日售出了价值4700万美元的自家公司股票,而如果他继续持有这些股票,后者的价值将缩水1920万美元。IHS Markit的发言人称,这一售股交易是按照预设计划进行的。”

贝莱德的发言人则表示,芬克出售的贝莱德股票相对于他持有的总量,其实占比很低(根据最新的监管文件,不到5%),而且去年同期,他也卖掉了大约1800万美元的股票。

米高梅国际酒店首席执行官莫伦(James Murren)也靠着时机完美的出售避开了可观的损失。他在2月19日至20日的市场顶部卖掉了价值2200万美元的股票,挽救了自己1590万美元的财富。米高梅发言人表示,这一售股交易与莫伦之前一周接受内华达州州长西苏拉克(Steve Sisolak)请求,从公司离职前往当地负责抗疫工作的决定有关。

“那些之前一年都没有卖出过股票,但是现在却做出了大动作的高管包括Apollo Global Management联席创始人、董事罗温(Marc Rowan)等。他2月及3月上旬出售了价值9900万美元的本公司股票,避开了4000万美元的理论损失。公司的发言人称,Apollo已经公开发布了去年秋季就已经制定好的计划,后者允许罗温卖出这些股票。”

如报道所指出的,一些售股是基于自动执行的10b5-1计划,而股市暴跌的开始可能触发了众多这样的计划。

其实,在近年来美股回购操作力度达到史上最高点的情况下,内线人士卖出也是不足为奇的。

简单来说就是,第一步,企业发行了规模创纪录的债务。第二步,企业用得来的资金回购了规模创纪录的自家股票。第三步,企业内线人士将接近创纪录规模的股票卖回给自己的公司——尽管与此同时,散户还在蜂拥大量买进,推动标普500指数持续走高。

事实上,在新冠病毒疫情刚刚开始爆发,甚至开始一点点波及美国时,高管们便已经在加大卖出的力度了。

企业管理专家爱普斯坦(Adam Epstein)是许多首席执行官的顾问,参与帮助他们制定了不少投资组合管理计划。他总结道:“即便企业内线人士售股是基于预设的计划,也不能改变一个最基本的规律,即当首席执行官们开始出售自家的股票,这对投资者而言总是坏消息。”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卖出股票的时机实在是太完美了。(编辑:任白鸽)

相关阅读

一年前大涨57%的一幕再现?20美元将是原油本轮大底?

3月27日 | 智通编选

油价反弹是“昙花一现”?全球最大能源消费国准备迎接“至暗时刻”

3月25日 | 汇通网

两只“黑天鹅”让美联储变身“海王” 全球大类资产该如何配置?

3月24日 | 新全球资产配置

分析师:美国市场“严重超卖”了

3月23日 | 环球外汇

美国资产负债表的“三重坍塌”如何演绎——本轮危机与1929大萧条比较

3月19日 | 李迅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