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正式“脱欧” !结束47年欧盟成员国身份

阅读量:15920 2月1日
share-image.png
新华网 新闻有深度,思想有温度。

本文来自新华社。

新华社伦敦1月31日电 伦敦时间1月31日晚11时,英国正式“脱欧”,结束其47年的欧盟成员国身份。

当晚,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在向全国发表讲话时说:“这是破晓一刻,也是幕启之时。”他强调,英国将在“脱欧”之际确保整个国家团结。

英国反对党工党领袖科尔宾呼吁英国在“脱欧”后不要“封闭内向”。

在伦敦议会广场,“脱欧”支持者们挥动旗帜,呼喊口号,同欧盟作别。

从当晚11时起,英国与欧盟进入“脱欧”过渡期,英国失去欧盟成员国资格,但仍需遵守欧盟规则、缴纳欧盟预算费用。按目前安排,过渡期至今年年底结束。其间,双方将就未来贸易关系进行谈判。

英国“脱欧”后,欧盟还有27个成员国。

英国终离去 欧盟有多伤

新华社布鲁塞尔1月29日电 欧洲议会全体会议29日投票通过英国“脱欧”协议,使英国脱离欧盟的程序朝最终完结又迈进一步。

英国于1月31日正式离开欧盟,英欧双方计划随后展开谈判以达成未来关系协定。英国“脱欧”将给欧盟带来多重负面冲击,但同时也带来一些积极因素。如果能充分利用英国“脱欧”带来的改革契机,欧盟未来发展可望“因祸得福”。

挥别“大金主”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当天在投票前表示,我们会想念英国,欧盟和英国依旧是好朋友和好伙伴。欧洲议会不少议员在投票现场落泪,流露出对英国离去的不舍。

对于余下的欧盟27国来说,英国离开的最直接影响是少了一个“大金主”。英国是仅次于德国的第二大净贡献国,向欧盟缴纳费用远超所得到的返还。

欧洲经济和财政政策研究中心一份研究报告认为,英国退出后,欧盟每年新增100亿欧元左右的资金缺口。要弥补这么大的缺口,欧盟27国要么压缩预算,要么增加缴费,或者两者并行。欧盟预算的一项主要支出是资助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成员国,这些国家或将受到英国离去的影响。

比利时国家银行2019年发布研究报告认为,英国“脱欧”后,英欧间贸易成本将显著增加。爱尔兰、荷兰等与英国贸易关系密切的经济体可能受冲击最大。

长期以来,英国首都伦敦发挥着国际和欧洲金融中心的作用。随着英国离开欧盟,金融服务机构将不得不在欧盟内重新选址,最有可能获益的是法国巴黎、德国法兰克福、荷兰阿姆斯特丹以及爱尔兰都柏林。但英国全球咨询公司认为,这些城市无法一夜间复制伦敦金融服务业的生态系统,未来落户欧洲的企业不得不面临价格更高的服务和相对较弱的流动性。

此外,失去英国的欧盟经济总量和市场规模将缩小,在进行国际贸易谈判时的筹码和话语权也将削弱。

警惕“脱欧”多米诺

民调机构“欧洲晴雨表”2019年5月的调查结果显示,68%的欧盟成员国公民认为自己的国家受益于欧盟。与此同时,2019年5月诞生的新一届欧洲议会显示,“挺欧派”占主导地位的欧洲议会传统格局未被撼动。

2016年英国公投“脱欧”引发了欧洲政治地震,不少国家的右翼势力蠢蠢欲动。当时一些预测认为,英国“脱欧”可能产生“示范效应”,导致欧盟走向分崩离析。然而,事实证明“脱欧潮”并未出现,欧盟依然受欢迎。

法国经济学家帕斯卡尔·奥多诺说,英国“脱欧”使得欧盟摆脱了内部最大的一个反对者,“脱欧”产生的震荡让欧洲人不得不团结起来,获得继续发展的力量。

分析认为,英国“脱欧”进程一再拖延所耗费的政治资源,以及高度不确定性造成的经济损失,一定程度上遏制了欧盟内的“反欧”势力。但如果英国未来“脱欧”顺畅并取得更好发展,而同时欧盟表现不尽如人意的话,不排除欧盟内部的“反欧”势力再度崛起。欧盟未来依然需要警惕英国“脱欧”带来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迎来改革契机

法国总统马克龙1月29日说,英国将于两天内离开欧盟,英国“脱欧”对大家来说意味着失败和教训。舆论认为,这番话体现出欧盟国家领导人对欧盟发展的反思。

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最新调查显示,62%的受访者认为欧盟没有响应民众需求,半数人认为过去20年来的财务状况在走下坡路,超过半数的人认为下一代人将比现在更穷。

分析指出,欧盟内部贫富差距加大,发展不平衡,统一管理的难度越来越大,诸多问题都需要有足够的动力和勇气去推动解决,英国“脱欧”可望成为欧盟改革的“催化剂”。

欧洲经济和财政政策研究中心认为,英国“脱欧”为欧盟改革预算制度提供了契机。未来,欧盟应该更加倚重那些能够产生附加值的政策,更加高效和明智地计划开支,所获得的收益才能更好地弥补成本。

布鲁塞尔欧洲与全球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玛利亚·德梅齐说,欧盟面临着一系列挑战,“必须用一个声音说话,这样才能有效地应对挑战”。

欧洲央行为英国“脱欧”做好准备

新华社法兰克福1月30日电 欧洲中央银行(欧洲央行)30日发布新闻公报说,欧洲央行对英国1月31日正式脱离欧盟表示遗憾,将继续密切监测金融市场变化,确保欧元区稳定。

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表示,“脱欧”协议为英国以有序、破坏性较小的方式离开欧盟铺平道路。欧洲央行将努力把英国“脱欧”对欧盟公民、雇主和金融市场造成的干扰降到最低。

欧洲央行目前已做的准备包括货币互换安排、银行业监管等。此外,欧洲央行也已敦促各商业银行按既定时间表推进英国“脱欧”的调整计划。

根据与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英国1月31日正式脱离欧盟,双方随即将围绕未来关系展开谈判。

伦敦国际金融中心迎来“脱欧”风暴

新华社伦敦1月30日电 英国将于1月31日正式脱离欧盟。近年来,随“脱欧”进程推进,不少知名金融机构宣布或已实际“出走”英国。其中,瑞银集团选择德国法兰克福,美国银行落户爱尔兰都柏林,劳合社布局比利时布鲁塞尔,日本农林中央金库走向荷兰阿姆斯特丹……

与之相对,法兰克福、巴黎等欧盟城市纷纷向以伦敦为欧洲总部的银行、保险机构及其他类型金融服务公司伸出橄榄枝,欢迎这些跨国金融机构落户。

分析人士表示,这些机构急于重新布局欧洲业务,是担心在英国“脱欧”后,继续把总部设在伦敦会丧失欧盟“金融通行证”。所谓“金融通行证”,是指落户英国的金融机构,因为英国的欧盟成员国身份,而被允许在其他欧盟国家开展经营。英国“脱欧”可能导致这些机构丧失这一优势。

英国工业联合会首席经济学家雷恩·牛顿-史密斯表示,虽然转移到其他欧盟成员国的工作岗位数量低于预期,但大量资本正从英国流出。“在巴黎或法兰克福播下的橡子未必会长成粗壮的橡树,但它总归是不在伦敦了。”

去年3月,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曾估算,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以来,金融服务业约有1万亿英镑(1英镑约合1.3美元)资产和7000个工作岗位从英国转移。

尽管有机构流失,但一些分析人士仍对伦敦国际金融中心地位谨慎乐观。

此前,时任伦敦金融城市长彼得·埃斯特林告诉新华社记者,“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使部分机构从伦敦向外转移资源,但相较伦敦金融服务业220万人的雇佣规模,转移走的岗位比例不高。另外,金融科技等领域岗位仍在增长。

埃斯特林说:“这也是我对伦敦继续作为全球金融中心充满信心的原因之一。伦敦仍然有强大的监管体系,对各国人才持开放态度,吸引大量外资。这样的金融生态系统很难在其他城市简单复制。”

安永旗下英国金融服务部门主管奥马尔·阿里认为,欧洲大陆还没有出现实力足以挑战伦敦、成为欧洲最重要金融中心的城市。

“脱欧”后,英国金融服务业前景取决于后续谈判。知名律师事务所欧华“脱欧”项目总监保罗·哈迪认为,英欧难以在11个月“脱欧”过渡期内达成深入和全面市场准入。过渡期后,服务业仍将面临类似“无协议脱欧”的境地。

“无协议脱欧”意味着英国企业丧失在欧洲单一市场准入权。即便英企能获得欧盟给予非欧盟国家的“对等”待遇,金融服务业在欧盟成员国的准入程度也无法与“脱欧”前相提并论。

“英国‘脱欧’后将进入过渡期,期间维持现状,2021年开始一切都将改变,”哈迪说,“对于之前已经着手应对‘无协议脱欧’的金融服务公司来说,仍需要完善相关预案。”

展望“后脱欧时代”,伦敦金融城政策与资源委员会主席凯瑟琳·麦吉尼斯说:“‘脱欧’协议谈判因政治而变得复杂。我们呼吁在未来英欧长期关系谈判时,英国秉持实用主义,能考虑到可能给企业造成的经济影响。”(编辑:孟哲)

相关阅读

英国正式脱欧,3年纠葛后双方博弈远未结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2月1日 | 腾讯网

临脱欧前英国央行按兵不动 承认经济改善迹象但下调GDP增长预期

1月31日 | 智通编选

欧洲央行:准备好应对英国脱欧带来的突发事件

1月31日 | 智通编选

英国央行按兵不动 市场静候卡尼讲话

1月30日 | 金十数据

卡尼任内最后一次政策会议:降息与不降息概率接近五五开

1月30日 | 环球外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