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用药,医药股的又一道剐刑!

阅读量:154912 12月14日
share-image.png
田宇轩 智通财经研究员。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这个年关对医药股而言似乎异常难熬,因为“4+7”大屠杀带来的“恶果”还未修正,却又遭到辅助用药的“坑杀”。双重“叩击”之下,医药股以“跑路之速”继续坐稳跌幅榜。智通财经APP观察到,截止目前7个交易日,港股医药板块已经下挫了近15%,涉及金额多达200亿港元。

图片2.png

行情来源:智通财经

要问当前还有比医保局“4+7”还残暴的医药政策,无疑是12月12日国家卫健委刚发布的《关于做好辅助用药临床应用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因为根据该通知内容,就是在加强医疗机构辅助用药临床应用管理,毕竟从用药遴选、采购、处方、调剂、临床应用、监测、评价等各环节做了全程管理。

这简直就是彻底掐死那些以前销售轻则千万,重则过亿的“好产品”。

为什么这么说?先听智通财经APP讲述下“辅药”的故事。

根据“辅助用药”的定义,它指的是有助于增加主要治疗药物的作用或通过影响主要治疗药物的吸收、作用机制、代谢以增加其疗效的药物;或在疾病常规治疗基础上,有助于疾病或功能紊乱的预防和治疗的药物。说白了,就是主药之外能对治疗起到帮助作用的药物。

恰好是这种能“帮助”的药物,其市场也是异常广阔,很多医院销售量排在前列的大都是辅助用药。据业内人士估计,在有的医院辅助用药占医院用药的比例有的甚至高达60%至70%。

而且用药比例如此之高,可因为“售价高、安全无效”这样的作用,所以我国98%的医疗机构中存在辅助用药使用不合理/不规范的情况。举个例子,流感季节,大多数的流感患者都会被医生推荐使用奥司他韦这种“神药”,可实际并没有明显的临床数据显示其可以减少流感并发症、住院率或死亡率,因此,2017年6月世卫组织降级了奥司他韦,将其从核心药品名单中拿掉了,降级为辅助用药。

尽管降级为辅药,但这仍旧不能掩盖奥司他韦在流感季节“一药难求”的尴尬局面。而这其中,明显就有使用不合理/不规范的情况,不仅浪费了大量的国家资源、医保资金,导致患者负担加重,也使得医患关系进一步恶化。

于是,与同奥司他韦一样,国家开始大规模地“叫停”这种辅助用药,制定出限制目录。

如2015年底,国家卫计委等五部委联合发文《关于控制公立医院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的若干意见》,搞出了一个“217辅助用药目录”:从治疗领域来讲,主要在心脑血管治疗(45个)、营养电解质制剂(59个)、肿瘤辅助治疗(22个)、免疫调节(22个)、神经系统疾病治疗(16个)等5大领域。

11个西药口服,14个中药口服,1个吸入剂,63个中药注射液,128个注射剂。其中,中药产品77个,占35%,超过了三分之一;中药注射剂63个,占总体数量的29%。

而此后,越来越多的地市发布辅助用药目录和重点品种监控目录,加强对这些品种的管理。

拿2018年来说,3月,徐州市人社局下发《关于调整徐州市基本医疗保险部分乙类药品个人先行自付比例的通知》对76个辅助性、营养性、价格较高、非临床必需、容易造成滥用的乙类药品,适当加大个人先行自付比例,最高者自付比例调至50%。

4月8日,江苏发布2018药品目录,其中要求,对主要起辅助治疗作用或易滥用的药品,要适当加大个人自付比例,拉开与其他乙类药品的支付比例档次,并建立动态调整机制。这也就意味着,辅助治疗作用或易滥用的药品医保支付比例将会降低。

9月,南京发布《关于调整医疗机构辅助性营养性等药品重点监管目录的通知》,明确单唾液酸四己糖神经节苷脂钠注射液、注射用符合辅酶、转化糖电解质注射液、注射用红花黄色素、注射用核糖核酸II等23个辅助性、营养性等药品被列入重点监管目录。

广州也同步要求,对临床用量较大的辅助用药、采购金额排名靠前、国家省市重点监控、市场竞争不充分等药品品种,将实施医保管理部门集团谈判,充分发挥医保管理部门的主动控费动力,办法自2018年10月1日实施。

10月17日,武汉市药品带量采购服务平台发布《2018年武汉市第一批药品带量议价实施细则》,将第一批带量议价目录分为两大目录。目录一收录的产品第一质量组抗肿瘤品规原则上在全国最低价基础上降幅≥5%,产品第一质量组其它品规原则上在全国最低价基础上降幅≥3%;第二质量组品规原则上在同竞价组申报企业全国最低价的基础上降幅≥5%。目录二品种原则上在湖北省平台挂网/中标价基础上降幅≥30%。

看似是“带来采购”,可仔细翻阅连批的细则,明显目录一是治疗用药为主目录而是辅助药物居多,且或者降价最为严重。

而发展至目前,智通财经APP观察到,全国已有21个省份、18个城市出台了辅助用药政策,明确要求对辅助用药进行重点监管或是限制使用,其中有45个地区公布了辅助用药监控目录。

严控之下,药企们也是失去“日赚斗金”的利器。智通财经APP整理发现,2018中期,丽珠医药(01513)的原拳头产品參芪扶正注射液的营收较上年同期递减了34.66%。三季度报时,该产品售收入8.21亿元,同比下降36.18%。要知道,2015年该产品是卖到过15.36亿元。

图片1.png

而A股的华润三九、大理药业、昆药集团、天士力也没好到哪里去,均“高度一致”地在财报中“喊原因”:华润三九2018年半年度报告称,近年来,在辅助用药目录政策和招标降价等压力下,中药注射剂等非临床一线用药品种的销售和推广面临困难,公司继续调整产品结构,逐渐向健康养生、康复保健的两端延伸。

昆药集团2018年半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实现利润总额2.28亿元,同比下降14.6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1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16.20%。其下降是源于2017年2月新版医保目录,公司主导品种——注射用血塞通冻干粉针被列入限制二级以上医院使用的范围(2017年9月1日起执行),受此影响该品种销售量下降26.13%。

药企发展不利,各地区限制之余,卫健委也在此份“通知”提出,“要求制定省级辅助用药目录、国家级辅助用药目录……二级以上医院按照自己标准根据用药金额多少逐级上报。”这也意味着原“217辅助用药目录”必将升级成“国家辅药目录”。

政策腾挪空间只大不小,所以,药企们毫无疑问又将面临“一剐刀”。(田宇轩/文)

相关港股

相关阅读

港股异动︱药品带量采购上海配套措施即将出台 医药股集体下跌

12月14日 | 王岳川

国企医院大限将至,民营医疗股已在“雷区”

12月13日 | 田宇轩

医药股已死,我先去哭一会

12月6日 | 田宇轩

药企灰暗时刻:一致性评价翻脸变成“催命符”

12月5日 | 田宇轩

丽珠医药(01513)于2013年已主动停止生产特酚伪麻片 不存在召回的情形

12月3日 | 陈鹏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