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台积电(TSM.US)Q3电话财报会议实录:5nm已投产 晶片率良好
金十数据 10-18
阅读量

本文来源于金十数据旗下的“美港电讯APP”。

三季度台积电营收以美元计算环比增长16.9%,5nm制程贡献8%营收,业绩数据出色。

公司与会者

Jeff Su - Director, IR

Jeff Su——投资者关系总监

C. C. Wei – CEO

魏哲家——首席执行官

Wendell Huang - VP, Finance and CFO

黄仁昭——副总裁,首席财务官

电话会议与会者

Gokul Hariharan – JPMorgan(摩根大通)

Randy Abrams - Credit Suisse(瑞士信贷)

Sebastian Hou - CLSA(里昂证券)

Bruce Lu - Goldman Sachs(高盛)

Sunny Lin - UBS(瑞银)

Roland Shu - Citigroup(花旗)

Brett Simpson - Arete Research(睿德资本)

Charlie Chan - Morgan Stanley(摩根士丹利)

Laura Chen - KGI(凯基证券)

Chris Caso - Cowen & Company(科文公司)

Rick Hsu - Daiwa Capital Markets(大和资本)

Mehdi Hosseini - SIG

Jeff Su-投资者关系主管

下午好,欢迎收听台积电2020年第三季财报电话会议,我是台积电的投资者关系总监Jeff Su,也是今天的主持人。

为防止新冠病毒传播,台积电将通过公司网站www.tsmc.com以现场音频网络直播的方式主持这次财报电话会议,您也可以在这里下载发布的材料。如果您是通过电话会议加入此次会议,您的拨号线路处于收听模式。

今天的活动如下。首先,台积电的副总裁兼CFO黄仁昭先生将总结我司在2020年第三季度的运营情况,之后,我司将发布2020年第四季度指引。此后,台积电CEO魏哲家博士将于黄仁昭先生一同提供公司的重要信息。最后,我们将开放电话问答。

和往常一样,我想提醒大家,今天的讨论可能包含前瞻性陈述,存在重大风险和不确定性,可能导致实际结果与前瞻性陈述中的内容存在重大差异。请参考我司新闻稿中的安全港提示。

现在我想请台积电的财务总监黄仁昭先生为大家介绍一下本季度的营运总结和指引。

黄仁昭——首席财务官

谢谢你,Jeff。大家下午好,第三季度我司营收以新台币计算环比增长14.7%(以美元计算环比增长16.9%),原因是在5G智能手机、高性能计算和物联网相关应用的推动下,市场对先进技术和特殊技术解决方案需求强劲。

我司毛利率环比增长0.4%至53.4%,主要得益于产能利用率大幅提升,但部分被不利汇率带来的毛利率摊薄所抵消。营业费用增加74亿新台币,主要由于4纳米和3纳米技术开发活动的增加及新竹工厂扩建带来的一次性费用。因此,营业利润率环比微降0.1%至42.1%。整体而言,第三季每股收益(EPS)为5.3新台币,净资产收益率(ROE)为31.3%

现在来看看各技术领域的营收情况。5纳米制程技术在第三季度贡献了8%的晶圆营收,7纳米和16纳米分别贡献了35%和18%。16纳米及以下的先进技术占晶圆营收的61%。

从各版块的营收贡献来看,智能手机版块营收环比增长12%,占第三季度营收的46%;高性能计算版块增长25%,占37%;物联网版块增长24%,占9%;汽车版块下降23%,占2%;数字消费电子版块下降24%,占3%。

至于资产负债表,第三季度期末现金及有价证券为7420亿新台币。负债方面,流动负债减少270亿新台币,主要是由于短期借款减少及流动部分应付债券减少。长期有息负债增加1460亿新台币,主要是本季增发1450亿新台币的企业债券所致。财务比率方面,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减少4天至40天,存货周转天数增加3天至58天,主要是由于5纳米产能提升。

现金流和资本支出方面,第三季度,我司从运营中产生约1900亿新台币,资本支出为990亿新台币,并派发了650亿新台币的2019年第四季度现金股息。短期贷款减少170亿新台币,而应付债券新增1360亿新台币,主要由于发行债券。总体而言,我司现金余额增加了1370亿新台币至季度末的6040亿新台币。以美元计算,第三季资本支出为34亿美元。

我的财务总结到此结束。现在来谈谈我司第四季度指引。根据目前的业务前景,预计我司第四季度营收将在124亿美元到127亿美元之间,环比增长中位数为3.4%。假设1美元兑28.75新台币的汇率,预计毛利率在51.5%到53.5%之间,营业利润率在40.5%到42.5%之间。

现在,我将把电话交给魏哲家,请他发表重要信息。

魏哲家——首席执行官

谢谢。下午好,希望大家在这段时间保持安康。

现在,让我先介绍一下我司近期需求和库存情况。第三季度结束时,我司营收为3564亿新台币(121亿美元),高于我司此前指引,主要由于现有需求好于三个月前预测的平台需求。

进入2020年第四季度,由于5G智能机推出以及高性能计算的相关应用增加,市场对行业领先的5纳米技术有强劲需求,预计这将支撑我司营收增势。

库存方面,预测我司无厂半导体公司客户的整体库存将在年底高于季节性水平,因为我司供应链继续努力确保供应链安全,并为5G智能手机的推出积极准备。展望未来,鉴于行业持续需要在挥之不去的不确定性中确保供应链安全,我们预计客户的整体库存将在较长时间内保持在历史季节性水平之上。

2020年全年,虽然新冠疫情继续给全球经济带来一定程度的影响,但我们也观察到,新冠疫情正在加速数字化转型,同时5G和高性能计算的相关应用继续使半导体内容越发丰富。我们现在预测整体半导体市场中,不包括存储器的个位数增长率,晶圆代工行业营收同比增长有望接近20%。

对台积电而言,我们的技术领先地位使我们能够抓住5G和高性能计算的行业大流。我们预计在2020年将超越代工行业营收增速,以美元计算,预计增长率约为30%。

接下来,我讲一下我司5纳米产能提升和4纳米进展。台积电的5纳米是代工行业最先进的解决方案。在最好的PPA(效能、功耗及面积)下,5纳米已开始生产,晶片良率好,同时我司继续提高EUV光刻机的生产力和性能,进一步提升在EUV技术上的领先地位。由于5G智能手机和共性能计算应用需求旺盛,我们重申2020年5纳米将贡献约8%的晶圆营收,预计2021年的比例会更高。

4纳米将利用N5的强大基础,进一步扩展我们的5纳米系列。4纳米是5纳米的直接迁移,设计规则兼容,同时为下一轮5纳米产品的性能、功率和密度提升提供保障。我们预计将2021年第四季度首次生产4纳米,并将在2022年量产。随着技术的不断提升,我们期待5纳米系列能成为台积电一个大型而持久的节点。

现在,说说3纳米的情况。3纳米将是5纳米后的又一个全新节点,与5纳米相比,密度提升70%,性能提升15%,功耗降低30%。我们为3纳米技术选择了FinFET晶体管结构,为客户提供最佳的成熟技术、性能和成本。

我司3纳米技术发展进展顺利。3纳米技术将为移动和高性能计算应用提供竞争性平台支持,计划于2021年生产,在2022年下半年实现量产。我们的3纳米技术推出后,将成为PPA和晶体管技术中最先进的代工技术,因此我司有信心3纳米会成为台积电又一个大型而持久的节点。

最后,我讲一下台积电的3DFabric。台积电已经制定了业界领先、全面的晶圆级3D IC技术路线图以提升系统级性能。我们差异化的Chiplet和异构集成技术为客户带来了更好的能效和更小的外形优势,同时缩短了商品的上市时间。这些技术包括SoIC等芯片堆迭解决方案,以及InFO和CoWoS等先进封装解决方案。我们正在将这些产品整合在一起,并将其命名为台积电3DFabric。

随着业界不断寻求创新以提升系统级性能,3DFabric将与我司先进技术相辅相成,以释放客户的创新能力。我们预计未来几年,包括先进封装和测试在内的后端服务的收入将以略高于企业平均水平的速度增长。

现在让我把话筒交给黄仁昭。

黄仁昭

谢谢。我先评论我司的盈利能力。我司第三季度的毛利率达53.4%,超过了我们指引区间顶端,主要是因为我们第三季度的整体产能利用率远高于预期。这有助于抵消我们5纳米技术初期产能提升带来的利润率摊薄。我们也预计第四季度毛利率将环比下降0.9%至52.5%的中位数,主要是由于我们5纳米产能的持续提升所带来的利润率摊薄,以及第四季度外汇汇率的不利影响。

展望2021年,我们预计,与2020年相比,5纳米的产能提升将贡献更高的收入比例。5纳米的收益率将继续改善。与之前的节点类似,我们预计5纳米的毛利率需要七八个季度才能达到企业平均水平。因此预计5纳米在2021年全年将抵消我司毛利率约2到3个百分点。

温馨提醒大家,决定台积电盈利能力的因素有以下六点:领先的技术研发及不断提升的产能、定价、低成本、产能利用率、技术组合以及外汇汇率。考虑到这些因素,我们认为长期毛利率达到约50%是可以实现的。

现在谈谈我司今年的资本预算。在5G和高性能计算相关应用的行业大趋势推动下,市场对我司行业领先的先进技术和专业技术解决方案需求强劲,为我司良好业务前景提供了支持。为了满足这一需求并支持客户的产能需求,我们现在预计2020年全年资本支出约为170亿美元。

现在我将对公司债券的发行和资本结构进行评论。5G相关和高性能计算应用趋势大且长久,预计将在未来几年继续推动市场对我们先进技术的强劲需求。考虑到今年宏观经济不确定性、低利率环境以及我司多元化资金来源的能力,台积电董事会至今已批准发行企业债券1200亿新台币(40亿美元)。

今年以来,本公司已发行895亿新台币及40亿美元的企业债券,且发行条件良好。我们拥有稳健的财务表现、强健的资产负债表和现金状况,以及举债能力,因此我们有能力积极投资于未来,以提升我们的技术和能力。这使我司能够在周期中继续超越整个半导体行业的发展。

通过严格的资本管理,我们将继续致力于每年和每季度的现金分红。

问答环节

Jeff Su

谢谢。我们准备的发言到此结束。在我们开始问答环节之前,我想提醒大家,请将你们的问题每次限制在两个以内,以便让所有与会者都有机会提问。

那么现在我们开始问答环节。接线员,我们能不能请第一位来电者提问?

接线员

第一个来电的是摩根大通的Gokul Hariharan,请提问。

Gokul Hariharan

黄总,恭喜您取得了一个很好的季度业绩,感谢您接受我的提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资本支出和资本密度的问题。看起来,今年台积电的资本密度将达到36%-37%左右。能不能谈一谈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资本密度和绝对资本支出的问题?投资周期似乎仍将基本完整地延续到明年,还要看台积电在债券募集等方面的一些财务选择。这是我的第一个问题。

我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5纳米。我想在之前的阐述中,您曾表示,虽然5纳米会是一个长久而宏大大的节点,但它可能不会像7纳米那样有那么多的下线,7纳米的下线可能是一个历史的高点。您对5纳米的看法是否有变化,我们能不能谈一下,5纳米在未来两年左右,在晶圆产能方面会不会超过7纳米?谢谢。

Jeff Su

好,非常感谢。我们将逐一回答你的问题。请允许我总结你的问题。你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我们的资本支出和资本密集度。你指出,根据指引,我们今年的资本密集度,在你的估计中可能是36%到37%左右。所以你的问题是,我们应该如何看待未来几年的资本支出和资本密集度?如果我们不能给出一个方向性的量化数字,我们如何看待资本支出和资本密集度?而且这个跟我们最近的一些事情,比如说比如说发债和募资,怎么结合起来的?这是第一个问题。我们的CFO黄仁昭可以回答。

黄仁昭

好的。我司资本密集度,如你所言,今年将低于40%。在未来几年,长期来看,我司预计资本密集度会在30%左右。但是,话虽如此,如果我们看到市场对我们的技术或产能的需求旺盛,之后决定投资的话,可能有几年的资本密集的度会更高。

Jeff Su

好的。然后你的第二个问题,Gokul,请允许我再总结一下,其实就是关于我们的5纳米,我司已经评论,这是一个长远而宏大的节点。但是,5纳米比7纳米的下线数量可能会更低。所以你的问题是,5纳米能不能超过7纳米?5纳米在收入和产能上能不能胜过7纳米?

魏哲家

好的,我来回答,我们不评论到目前为止有多少可以下线,但是我们持续看到5纳米的高性能计算和智能手机应用的下线活动很强。而且我们刚才提到今年5纳米的营收占晶圆营收的8%,明年会接近或者高于20%,具体的数字我们还不能评论。但是我可以向大家保证,我们的5纳米系列会是台积电的又一个深远而长久的节点。

JeffSu

好的,谢谢你,Gokul. 谢谢你,Gokul。接线员,我们可以转到下一个电话吗?

接线员

下一位来电的是瑞士信贷的Randy Abrams。

Randy Abrams

谢谢,我想问CFO黄仁昭的第一个问题是,您说毛利率从原来的50%有所提高,能不能讨论一下推动这个变化的因素?还有能不能说明对5纳米的有所影响的几个因素。在明年是否也是这些因素施加影响,使毛利率符合预期,或者可能更好?

Jeff Su

Randy,我总结一下你的问题。你的第一个问题是我们的毛利率和长期毛利率。我想你问的是我们提高目标的原因。我认为,正如黄仁昭所说,50%对我们来说是可以实现的。但是你也在问作为其中的一部分,5纳米带来的利润摊薄,这将如何影响我们明年的毛利率?应该如何考虑2021年我司的毛利率?

黄仁昭

好的,让我回答。在第三季度,我们的毛利率非常高。而且我们相信第四季度我们会继续这一表现。主要原因是我们此刻几乎所有的节点都有很高的利用率。但是这种高,或者说这种非常高的利用率可能不会永远持续下去。所以我们的长期增长目标,我们毛利率的长期增长目标仍然是50%左右。

从5纳米带来的摊薄来看,我们认为明年5纳米的摊薄和之前的节点差不多,大概是2%-3%。要记住,明年5纳米在营收中的占比会更大。所以,随着5纳米产能快速加大,摊薄的情况会继续存在。不过,我们还是预计5纳米在7到8个季度内会与企业利润率持平。

Randy Abrams

好的,谢谢。第二个问题,关于最近美国对中芯国际的限制。我很好奇,你是否看到了业务多元化或咨询服务的前景?鉴于他们更多的业务在成熟节点上,如果在成熟节点上承接业务,你该如何定位。

Jeff Su

嗯,Randy。让我总结一下你的第二个问题。你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最近对中芯国际的限制,以及如何找到成熟节点上的客户?

魏哲家

Randy,也许我能回答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们还在评估美国对中芯国际的禁令对半导体行业的影响。但我要说的是,我司在资产支出的产能规划将继续基于长期需求情况。这是由行业大趋势所支撑的,比如5G相关的和高性能计算的应用。这是否回答了您的问题?

Randy Abrams

嗯。最后一个问题,对于成熟节点,如果市场需求激增,您能如何处理增量业务?

Jeff Su

所以Randy问的是,如果我们要看到成熟节点的需求激增,我们有多大的准备或能力来承担或处理这种激增的需求?

魏哲家

那么,我们继续与客户动态合作,也会尽力满足他们的需求。

Randy Abrams

好的,很好,谢谢。

Jeff Su

接线员,转到下一个来电,好吗?

接线员

下一位是来自里昂证券的Sebastian Hou。

Sebastian Hou

谢谢各位,下午好,先生们。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我想除了库存比平时高之外(我认为因为供应链的中断,这可能是一种新常态),我很好奇,台积电如何评估客户的超额预订及其幅度,特别是基于最近智能手机OEM的激进采购,假设华为明年会一蹶不振,您如何评估这种潜在的超额库存,使贵司可能会在明年进行去库存修正?这是我的第一个问题。谢谢。

Jeff Su

好的,Sebastian,让我重复或尝试总结一下你的问题。你的问题基本上与库存有关。你想问,鉴于美政府对华为的限制,台积电如何评估存在超额预订的风险?因此,库存过剩的水平或幅度是什么样的?而这是否会造成明年某个时候库存修正的风险?

魏哲家

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司对库存相关问题的看法。首先,我想说的是,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实际上数字化转型已经加速,创造了对5G和高性能计算相关产品的需求,因此从长期来看,我们确实预计客户的整体库存将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保持在季节性水平之上,大部分原因是他们对行业供应链安全有一些担忧,此外,不确定性也是一大因素。因此,库存——高水平的库——将持续较长时间。

Jeff Su

好,Sebastian,还有第二个问题吗?

Sebastian Hou

好吧,无论如何,谢谢。我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高性能计算业务,显然,您在准备的发言中提到,您看到了本季度高性能计算业绩增长较多,也会持续到下一季度,受数字转型加速的驱动,新冠疫情和可能会保持更长的时间的居家工作需求,还有台积电对无厂半导体市场份额的持续增加,您预计高性能计算收入与智能手机收入比例何时持平?我们会在明年年底或2022年看到吗?谢谢您。

Jeff Su

好的,Sebastian,我总结一下你的问题,就是关于高性能计算平台业务。您指出,有数字化转型加速和在家工作的趋势,也有无厂半导体的市场份额提升。所以您想知道我们的高性能计算平台收入什么时候会和智能手机平台持平或反超,成为主要业务?

魏哲家

好,我回答一下这个问题。确实,高性能计算平台占比当然在我们四个平台当中是比较高的(智能手机、HPC、汽车和物联网)。而且未来几年我们预测高性能计算的增长率会高于企业平均水平。什么时候持平或反超智能手机平台,对此我不做评论。

Sebastian Hou

好的,谢谢你。

JeffSu

好的,谢谢你,Sebastian。接线员,请问下一位来电者是谁?

接线员

下一位,我们有请高盛的Bruce Lu。请上前。

Bruce Lu

你好,所以我想问一下5G的渗透率。您对2020年智能手机的增长形式和5G渗透率的最新预测是什么,对2021年呢?我们也看到一些电信公司在放慢5G设备的落地速度。这有何影响?

Jeff Su

好的,Bruce,您的问题是关于5G和智能手机的,想知道2020年以及2021年智能手机的增长形式和5G渗透率是多少。然后鉴于电信业可能会放缓5G的部署,对行业有何影响,对吗?

Bruce Lu

是的。

黄仁昭

好吧,让我来回答这个问题。我们继续预计5G智能手机的渗透率比4G会更快。而今年,相较4G而言,我们仍然预测5G智能手机高达十几倍的渗透率,明年会更高,高得多。

Bruce Lu

而对电信业务层面有没有影响?

黄仁昭

我觉得现在所有的国家和地区都在准备建设基础设施,我相信明年,即使不是100%完成,但是所有的地区、所有的国家都会推出大量5G手机,这就创造了更高的渗透率。

Bruce Lu

好的。我的下一个问题是,中国对营收的贡献从第三季度的22%微增到23%。那么我们看到第四季度哪个地区的增长最强劲?

Jeff Su

好的,Bruce,你的问题是关于我们按地域划分的收入。你想知道第四季度哪个地区对第四季度的营收增长贡献最大?

黄仁昭

好的,Bruce,我们不准备评论第四季度收入之间的地域分配。我可以跟大家分享,我们预计第四季度会增长的平台是智能手机和汽车,而另外两个可能会下降。

Bruce Lu

明白。

Jeff Su

谢谢。接线员,可以转到下一个来电,好吗?

接线员

来自瑞银的Sunny Lin。

Sunny Lin

下午好,谢谢您接受提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5纳米的需求。那么到了未来的两到三年,您认为贵司收入分成可能分为智能手机、高性能计算几个平台?你觉得这个组合会不会跟7纳米有一些不同?

Jeff Su

对不起,能重复您的问题吗?

Sunny Lin

当然。我想知道在未来两三年内市场对5纳米的需求。管理层认为按智能手机、高性能计算等方式的收入结构可能是怎样的。而5纳米的产品收入结构会不会和7纳米有一些不同?

Jeff Su

让我总结一下,您的问题是关于5纳米的问题,然后当我们展望未来三年,我们如何看待5纳米的需求,在智能手机、高性能计算方面的组合变化。然后与7纳米相比,收入结构有何变化,对吗?

Sunny Lin

没错,谢谢。

黄仁昭

您好,我们不会细分,也不会透露某些节点的收入结构组合。但是我们可以跟大家分享,就像刚才魏哲家提到的,在未来几年,我们预计高性能计算在营收中的贡献最大,所以这应该会给您一些提示。

Sunny Lin

嗯。我的第二个问题是,就今年而言,贵司智能手机平台营收增长主要由5G手机硅含量提高和市占率增加所驱动。所以我不知道您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到2021年和2022年,贵司智能手机平台的平均硅含量可能会有怎样的趋势。非常感谢您。

Jeff Su

好的,Sunny,你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5G手机的硅含量。5G手机中硅含量的增加,以及份额的提升,对我们今年智能手机平台的增长有很大的贡献。所以您想知道,2021年和2021年的我司产品的含硅量前景如何?

魏哲家

我很难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不能公布我从客户那里得到的所有信息。但我要说的是,平均而言,5G手机的硅含量比4G多30%至40%。

Sunny Lin

好的。我想知道您能不能透露,关于您对未来两年、三年的智能手机市场份额的预期。

Jeff Su

所以Sunny是问我们能不能对市场份额——我们在5G手机未来两到三年的市场份额做一些评价。

魏哲家

我觉得现在不是合适的时候。但我要说的是,只要我们有技术领先的地位,我们就对提升市场份额有信心。

Jeff Su

这个回答是否满意呢?

Sunny Lin

当然,谢谢了。

Jeff Su

谢谢,好了。我们继续,接线员,我们能不能转到下一个来电?

接线员

接下来有请来自花旗集团的Roland Shu。

Roland Shu

您好,下午好。我的第一个问题是,请问你们能不能更新一下向华为发货的许可证申请情况?预计什么时候能收到美国政府的批准?还有你们第四季度的营收预测是否会包括了对华为的出货量?这是我的第一个问题。谢谢。

Jeff Su

好的,Roland。所以,你的问题是关于华为的许可证申请情况的更新,还有我们第四季度的指引是否包括对华为的任何出货量?

魏哲家

Roland,我们全年都在遵守相关法规,我们也注意到有报道说台积电拿到了牌照。我们不会对这种没有证据的猜测进行评论。而且我们现在也不想评论我们的状况。对于第四季度对华为的出货量,由于禁令,法规已经表明,9月17日之后,我司对华为的出货量为零。

黄仁昭

是9月15日。

魏哲家

好的。

Roland Shu

好的,谢谢您。我的第二个问题是,当然到目前为止,所有技术节点的定价压力如何?你们的一些代工同行在利用率非常高的情况下,考虑提高ASP。那么你们是否考虑跟进,提高8英寸或者其他成熟技术节点的价格?

Jeff Su

嗯。那么您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价格压力。您注意到,一些代工同行正在考虑提高8英寸晶圆的价格。所以您想知道,台积电是否计划提高我们8英寸晶圆的价格,或者也提高成熟节点的价格?

魏哲家

让我来回答这个问题。答案是,没有。我们继续与客户合作,客户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所以对于短期的供应短缺,我们不会利用这种机会来提高晶圆价格。我司卖的是价值,客户的服务,包括技术、交货、质量,以上种种。

当然台积电是跟所有的客户合作,把他们看成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所以我们不会利用这种机会来提高我们的价格。这个回答让您满意吗?

Roland Shu

是的,谢谢。

Jeff Su

好的,谢谢。下一位。

接线员

是的,下一位是Arete Research的Brett Simpson。

Brett Simpson

非常感谢。我只是想问一个关于你们长期产能规划的问题,你们已经提出了这样的观点,即我们将在未来几年内看到代工厂可能出现一些结构性的紧张。我只是想知道你们是否看到——你们在共性能计算领域有非常强劲的增长地位,但是你们在像x86或者PC和服务器方面的市场份额仍然很低。

我只是在想,如果我们真的看到英特尔希望把主要的CPU生产线外包给代工厂,这可能会对这个行业,对代工行业有很大的一次性推动作用。那么台积电会不会有意义地满足英特尔的需求?而且如果有机会的话,你们会不会准备把资本密集度提高到更高的水平?谢谢你。

Jeff Su

好吧,Brett。让我试着总结一下你的问题。你的问题基本上是围绕着我们的长期产能规划,并指出晶圆厂存在着结构性的紧张,而我们--台积电有很强的增长能力。所以你的问题具体涉及到x86和英特尔。如果英特尔要外包给代工,你的前提是这可能是一个一次性的大外包机会。那么我们将如何准备或处理这个问题?

魏哲家

嗯,我要说的是,我们不评论具体的客户,也不评论具体的产品。但我要说的是,我们的资本支出和产能规划是基于长期的需求状况,而这种需求状况由行业大趋势支撑,以满足客户的需求。而英特尔是我们的重要客户之一,我们将继续与他们合作。

Brett Simpson

好的,谢谢。还有一个问题,关于贵司中期的产能计划。贵司是否计划在成熟节点上增加产能(8纳米、28纳米或是16纳米)?在目前紧张的背景下,未来分配客户有何计划?谢谢您。

Jeff Su

好的,Brett。你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我们近期的产能计划,特别是在一些成熟的节点,比如在28和16纳米上。我们是否计划增加产能,在紧张的情况下,我们在客户分配上有何计划?

黄仁昭

好的。我司规划产能是为了满足客户的需求,不管在前沿的、成熟的抑或是专业的节点上,我们总是和客户有动态而紧密的合作,所以我司要规划产能。而今天,我们肯定会有一些不足,但正尽最大的努力去服务客户。

Jeff Su

好的,谢谢你,Brett。

Brett Simpson

非常感谢。

Jeff Su

非常感谢。好的,接线员,我们能不能转到下一个来电?

接线员

下一个提问的是摩根士丹利的Charlie Chan。

Charlie Chan

谢谢,先生们下午好。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贵司2纳米的进展,我想几周前,有一个新闻谈到,贵司可能会在2024年投产2纳米,所以想得到您的正面解答,此外,你们对各个平台的看法如何?2纳米将何时投产?谢谢你。

Jeff Su

好的,Charlie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我们的2纳米。他说根据新闻报道,生产将在2024年开始。所以他想知道,我们是否可以分享技术路线图、要求、以及我们投产2纳米的时间。

魏哲家

Charlie,坦白地说,我们现在还没有准备好对2纳米做任何评论。

Charlie Chan

好吧,不过你们的科技论坛好像有一些评论。你有什么不能向投资者披露的理由吗?

黄仁昭

不,Charlie,我们所透露的2纳米技术信息是关于其生产的位置——新竹。我们还没有对技术规格、时间或其他任何东西发表评论。正如你所说,根据你看的新闻,这不是台积电的评论。而正如魏哲家所说,我们不准备对2纳米进行评论。

Charlie Chan

好吧。没有问题。我的第二个问题是,对黄仁昭关于毛利率趋势的跟进。那么根据你目前的折旧表,你认为未来几年或者未来几个季度的折旧会在什么时候达到顶峰,峰值是多少?还有,我想你也提到了新节点趋势是毛利率摊薄的一个关键因素。但是我认为4纳米是5纳米家族的一部分,对吗?所以我们是否可以预期在2022年,4纳米不会带来任何的毛利率摊薄?谢谢您。

Jeff Su

好吧,Charlie,你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折旧和毛利率。你想知道,我们预计折旧何时会达到峰值(从季度或年度来看)?还有,鉴于4纳米是5纳米的继承,我们是否会预测在2022年,4纳米带来的摊薄有多少? 4纳米带来的摊薄应该为零吧?

黄仁昭

好吧,Charlie。第一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因为如果你继续投资,折旧的峰值只会越来越高。就像如果继续有强劲的增长,收入的峰值也会越来越高。所以第二个问题,是的,我们还是预计5纳米家族的毛利率在七、八个季度后就能达到企业平均水平,也就是2022年的某个时候。

Charlie Chan

好,很有帮助,谢谢。

Jeff Su

谢谢你,Charlie。接线员,请让我们转到下一个来电。

接线员

现在 Laura Chen请提出您的问题。

Laura Chen

您好,感谢你接受我的提问,恭喜贵司取得良好业绩。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3纳米的问题。您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目前与客户接触的最新情况?而且贵司刚才提到明年3纳米会投产,量产大概在2022年下半年。我想知道,这种芯片是为智能手机还是为高性能计算生产的?这是我的第一个问题。谢谢。

Jeff Su

好的,Laura,您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我们的3纳米技术。她想知道,目前与客户的接触情况如何?以2022年下半年的量产为目标,这种芯片是为智能手机还是为高性能计算生产的?

魏哲家

好的,我先回答一下关于与客户接触的问题。我们在3纳米阶段接触的客户比相近阶段的5纳米及7纳米要多一些。所以有很多客户在跟我们合作。而2022年下半年,哪一个会是第一个产品?其实在智能手机和HPC应用中都会有。

Laura Chen

好的,谢谢。然后我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贵司的供应链设备采购计划。我想,鉴于积极的前景和持续的资本支出,那么是否计划评估更多的本地供应商?鉴于台积电在全球晶圆代工领域的领先地位,我想这引领了本土化设备的发展。那么您能不能给我们一些消息,您对向台湾供应商购买更多的设备有什么看法?目前每年从台湾供应商采购的比例如何?类似的消息方便透露吗?

Laura Chen

好的,Laura。你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我们的供应商和供应链采购策略。你的问题实际上是我们是否会考虑更多的台湾本地供应商?以及目前每年从台湾供应商采购的比例如何?

Laura Chen

是的。谢谢你。

魏哲家

嗯,坦白讲,我们在开发技术的同时,会根据最好的性能和最好的成本结构来维持技术和制造工序,所以我们没有把设备来源地考虑在内。所以我们得到了最先进的技术和最优良的制造成本,对地区或者设备来源地,没有比例限制。

Jeff Su

好吧,您对这个回答满意吗,Laura?好的,谢谢你。接线员,让我们继续跟进下一个来电。

接线员

下一位是华尔街资管公司科文的Chris Caso。请继续。

Chris Caso

嗯,您好,谢谢回答我的问题。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关于成熟节点,即28纳米及以上的节点。在未来几年,你预计成熟节点上的收入和该节点晶圆开工项目的趋势如何,尤其是贵司的一些客户开始向前沿技术迁移。我的第二个问题是,过去,您曾谈到将部分28纳米以上的产能转换到20纳米上,用于物联网和其他应用。您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该转型的最新情况?

Jeff Su

好的,谢谢你,Chris。让我试着总结一下你的问题。你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我们的成熟节点,特别是20纳米及以上的节点。你想知道在未来几年成熟节点的收入前景,以及未来几年市场对该节点的需求如何?晶圆开工项目的前景如何?特别是现在,客户可能开始迁移到更前沿的节点上。我们在28纳米及以上会有何作为?前景如何?

魏哲家

好的,让我具体回答一下28纳米的问题。我们继续改进技术。而且现在我们提供的22纳米拥有超低功耗,针对物联网应用。而且我们也会和客户一起把他们的产品从65纳米、55纳米,迁移到45纳米、28纳米,甚至是22纳米上。目前工作还不是很完善,但是我们预计在一两年之内,工作会有很大的改善。所以回答你关于所有成熟节点的问题,我们还在改进技术,产生更大影响。

Jeff Su

好吧,我想,Chris,只是为了澄清,你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28纳米,你的问题是转换到20纳米?但正如魏哲家所说,我们正将产品从28纳米转换为22纳米。所以希望这也能解决你的第二个问题。好的。

Chris Caso

没问题了,谢谢。

Jeff Su

嗯,Chris,非常感谢你。好吧,让我们继续接听接线员的电话。下一个来电,请说。

接线员

下一位,是大和证券的Rick Hsu先生。

Rick Hsu

您好。下午好,各位。好的,我的第一个问题,我只是想弄清楚你们今年的资本支出。我想黄仁昭之前说过会在170亿美元左右,或者是会超过170亿美元,能对此说明一下吗?也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明年资本支出的信息?

Jeff Su

那么您首先要说明的问题是,我们2020年的资本支出,是大约还是超过170亿美金?

黄仁昭

是的,大约170亿美元。

Rick Hsu

好的。

黄仁昭

是的,这是2020年的数据。很抱歉刚才没说。

Rick Hsu

是的,请说吧。

黄仁昭

嗯,你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2021年的资本支出。现在讨论2021年的资本支出还为时过早。但是,如果我们看到市场有强劲的需求,我们就会进行投资,因为今年的资本支出总是为了以后几年的需求。所以如果我们看到下一年有强劲的需求,我们就会进行投资。

Rick Hsu

好的,非常感谢你。我可以再问一个问题吗?

Jeff Su

好,请问下一个问题。

Rick Hsu

好的,所以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库存的问题。魏哲家曾经提到,现在因为宏观情况的不确定性,特别现在我们仍受新冠疫情的影响,所以客户打算在较长的时间内,将库存保持在季节水平以上。另一方面来说,如果有一天情况明朗,客户还需要采购吗?这个业务问题您会如何解决呢?

Jeff Su

好的,Rick,你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库存的,虽然新冠疫情有宏观的不确定性,但总有一天会结束,那么这让我们担心吗?贵司的库存会下降吗?

魏哲家

好的,让我再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对库存的看法。事实上,我们并不太担心这个问题,因为——就像我现在说的,由于新冠疫情,数字化转型已经加速,创造了很多新的需求。举个例子,现在在家办公,所以现在每个人都买一台台式电脑,每个家庭孩子的不得不买一台台式电脑。然后我们再看一下5G智能手机的好处,它在带宽、速度和低延迟有优势,而在数字化转型中,人们会需要5G智能手机。

所以即使现在是我们预计库存高于历史高位,但是需求会回升,在明年或者2022年,我们有信心需求会回升。所以,这最大限度地降低或减轻库存修正的影响。

Jeff Su

好的。

Rick Hsu

好的,很好。谢谢你了。

Jeff Su

当然,谢谢你,Rick。接线员,让我们继续。下一个来电。

接线员

下一位是来自海纳亚洲创投基金的Mehdi Hosseini。

Mehdi Hosseini

是的,谢谢解答我的问题。第一个,如果你们的客户愿意有高于这个平均趋势线的库存,我们是否应该假设贵司在2021年上半年,特别是2021年一季度的晶圆出货量也会以优于季节性的趋势跟进?

Jeff Su

好的,所以Mehdi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我们第一季度的基本情况,如果客户愿意持有较高的库存,我们是否应该假设第一季度的晶圆出货量也会好很多?

魏哲家

我们将在第一次投资者大会上与大家分享。现在我们还没有准备好对2021年尤其是第一季度做出任何预测。

Jeff Su

好的,第二个问题,Mehdi?

Mehdi Hosseini

好的,能不能提醒一下,对于芯片的下线活动,我们需要思考的是什么?特别是有关5纳米的下线活动如何?和7纳米的相比呢?任何信息都可以。

Jeff Su

所以,你的问题是,5纳米的下线活动及5纳米与7纳米下线活动优劣的比较。

Mehdi Hosseini

是的。

黄仁昭

好的。4纳米、5纳米的需求非常强劲,我们正在与许多客户接触。所以现在具体的下线数量都在我们的规划之中,而且,我可以跟大家分享,客户的需求非常强劲,在未来几年都是。

Jeff Su

好的,谢谢您。接线员,能把电话交给下一位吗?

接线员

现在,我们有请摩根大通的Gokul Hariharan。

Gokul Hariharan

谢谢。人们对贵司领先优势的市场份额讨论如潮。所以你能不能评论一下如何看待台积电在7纳米的市场份额,我认为可能是85%、88%,甚至更高?如果我们把5纳米和4纳米也包括在内的话,7纳米和5纳米的预期相比,谁的市场份额更高呢?谢谢。

Jeff Su

好的。Gokul的第一个问题是在市场份额方面。他想问魏哲家,我们在7纳米的市场份额方面有什么看法?对5纳米系列的预期或展望如何?

魏哲家

Gokul,因为我们有技术优势,所以我可以跟大家分享,我们的市场份额非常高。但是具体的数字是多少不适合在此分享,因为这都是我司的估值。但同样,最重要的不是市场份额。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继续保持技术的领先地位,我们专注于此。

Jeff Su

回答让您满意吗?

Gokul Hariharan

好吧,我还想问,你能不能至少从方向上说一下,估计的5纳米市场份额是高于7纳米还是相差不大?

Jeff Su

好的,那么第二个问题Gokul想问的还是我们的市场份额,我们从方向上看5纳米的市场占有率会不会比7纳米高?

魏哲家

几乎相同,因为我们一直是技术的领导者。当我们推出7纳米的时候,我们就在技术上领先。当我们今年推出5纳米量产的时候,我们依然领先。所以两者市场份额大致相同。

Jeff Su

好的。

Gokul Hariharan

明白。

Jeff Su

谢谢,Gokul。

Jeff Su

谢谢你。好的,接线员,让我们转到下一个来电。

接线员

下一位是来自瑞士信贷的Randy Abrams。

Randy Abrams

好的,谢谢。我想问的问题与本季度研发速度加快幅度较大有关。从这个更高的层面,您能不能讨论一下,您预计在研发上的投资占销售额比例是多少?还有在前沿节点和封装投资上会开始加大研发力度吗?

Jeff Su

好的,那么Randy Abrams所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他注意到并指出,我们的研发费用在今年第三季度有所增加。所以他想知道,考虑到我们先进的封装和长久的技术领先地位,研发费用大概会占销售额的百分之多少呢?

黄仁昭

Randy,让我告诉你,由于我们4纳米和3纳米工艺的研发活动,第三季度的研发费用有所升高,长期而言,我们仍预计研发支出占收入的8%左右,或略高于8%。

Randy Abrams

好的。我的第二个问题关于各大平台,以前贵司曾提过汽车平台的业绩将提升,但第三季度该平台表现疲软,您现在能不能讨论下,其他平台的业绩是否会有有意义的回升?另一个问题关于消费者业务,尽管居家工作变得普遍,消费电子产品数量也有所增多,这一部分还是相当疲软。所以,你能否解释一下消费者业务部分发生了些什么?

Jeff Su

好,Randy的第二个问题似乎可以分成两个问题。他想知道,随着汽车行业的表现似乎来到了历史最低点,我们要如何将汽车业务视作接下来几年的增长动力?同样的问题也抛给了我们的数字消费者业务。

魏哲家

好吧。那么让我来谈谈汽车平台。实际上,今年以来,新冠肺炎对汽车市场和供应链造成重大影响。但我们在第四季度看到了复苏的迹象。从长远来看,对更安全、更环保、更智能的汽车,以及对先进和专业技术的需求,将继续提升半导体在这一行业中的地位。我想再次强调,凭借我们在技术方面的领先地位,我们处于抢占先机的有利位置。

在增长率方面,汽车业务的增长率继续回升,但仍落后于高性能计算机的增长率。而数字消费者方面,我看到的是其增长率基本持平或者说略有增长。我的回答是否能解决你的问题呢,Randy?

Randy Abrams

是的。也许就在短期内,令我惊讶的是,他们对家用消费电子产品的需求持续下降,但是我不知道其原因是什么,是个例?还是短期的波动。

魏哲家

好吧。实际上,有些产品(的下降)是因为呆在家里或者居家工作,而有些产品是因为我们归入高性能计算机(HPC)的类别。

Randy Abrams

好的,谢谢你。

Jeff Su

好的,谢谢你,Randy。接线员,让我们接通下一位人选吧。

接线员

下一位是来自里昂证券的Sebastian Hou.

Jeff Su

你好,Sebastian。

Sebastian Hou

谢谢你,Jeff。如果可以的话,我试着用另一种方式来讨论库存问题。所以我理解高库存是由疫情导致的结构性库存,但如果是客户担心铸造厂产能紧张导致的库存增加又如何呢?目前从前缘到后缘几乎所有地方都存在供应不足的情况。根据过去的周期经验,任何零部件的供应越紧,供应链超额预定的风险就越高。因此,我很好奇台积电是否看到客户订货量与你们内部对最终需求的预测存在差距,或者这根本就不值得担心,因为所有强劲的订单都只是真实需求的反映。谢谢。

Jeff Su

Sebastian的问题是关于库存的。他认为,尽管有些超订的存货可以和疫情有着线性或者结构性的关系,他还是想知道,是不是有可能,因为台积电的供货紧张,所以他们的客户做了很多的超额预定或者所谓的双重预定。

因此,当台积电对终端需求市场与我们内部预测的需求之间出现巨大的差距和敞口风险时,我们是否应该对此给予重视?

魏哲家

实际上在台积电看来,所有的客户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所以我们和他们紧密合作。基本上因为他们不用担心产能短缺然后向台积电超额预订。我们是作为合作伙伴与他们合作,分享他们对市场的看法,我们也与他们分享我们对市场的看法。所以这个最小化了很多超额预定的可能性。这就是台积电与客户合作的方式。他们都是我们的伙伴。这回答了你的问题吗,Sebastian?

Sebastian Hou

谢谢。我的第二个问题是,近几个月来,我们已经看到客户关系风险在上升。所以我想知道台积电或你们的客户是否关心或讨论生产运作中的潜在风险,因为你们的晶圆厂大部分都在台湾。如果这种高风险持续超过几个月,台积电是否会继续考虑保留大部分在台湾的晶圆厂,还是会增加在其他地区的投资。谢谢。

Jeff Su

好的。我来总结一下你的第二个问题。你的问题是关于,你注意到了地缘风险。因此,对于我们的客户来说,他们是否感受到了风险的增加?因此,考虑到未来几年的地缘因素,台积电是否有必要将我们的代工制造业务扩展到其他地区?

魏哲家

实际上,台积电还会继续将经营重点留在台湾吗?我的意思是,那是我们的研发中心,无论地缘因素如何变化,我们的大部分生产工厂都将继续设在台湾,这回答了你的问题吗?

Sebastian Hou

好的,谢谢。

Jeff Su

谢谢。好了,接线员,请接下一个打电话的人。

接线员

接下来有请来自高盛的Bruce Lu。

Bruce Lu

好的,问题是关于先进的封装技术的。2020年先进封装的收入增长是多少?它的增长似乎非常强劲,但管理层提供的关于未来增长的指引中,先进封装似乎只略高于企业平均水平,比我们过去三年的数据要低得多。这背后有什么原因吗?目前先进封装的盈利点是什么?

Jeff Su

好吧。Bruce,你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我们先进封装技术的。你想知道,2020年先进封装业务增长了多少?而且先进封装的盈利点是什么?

黄仁昭

是的。Bruce,今年我们先进封装的增长接近公司整体的增长,但没有公司整体增长那么高。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们预计在复合年增长率的基础上,它的增长将更快,将高于公司的平均水平。在利润率方面,它的利润率低于公司水平。但其投资强度、资本强度较低。因此,在回报率基础上和在资本回报率基础上,以上的数据是可以接受的。

Bruce Lu

好吧。下一个问题是关于28纳米的,我想了解一些事情。在2019年第四季度,我认为管理层表现出非常高的信心,28纳米的利用率将回到公司平均水平,这是由于更多的应用,如CMOS图像传感器等。然而,如果我的理解是正确的,管理层仍然预计未来几年的利用率会低于公司平均水平。现在这样理解对吗?

Jeff Su

你说我们在2019年第四季度的财报中发表了评论,今年1月,我们的28纳米制程的利用率将在一到两年的时间内提高到公司平均水平。现在你的问题是,这个说法还成立吗?

黄仁昭

Bruce,我想说的是,进展比我们预期的要慢一些,但是在一到两年内,28纳米的使用率,特别是我们更尖端的22纳米的使用率将会达到公司的平均水平。

Bruce Lu

好的,谢谢你。

Jeff Su

为了节省时间,我们最后回答一个人的问题。

接线员

最后一个问题来自于花旗集团的Roland Shu。请讲。

Roland Shu

您能详细阐述一下6纳米和4纳米的技术发展逻辑以及6纳米和4纳米的目标市场吗?未来6纳米和4纳米分别对你的业务有什么贡献?

Jeff Su

好的,Roland,你的问题是关于6纳米和4纳米的定位。你指出从技术角度看,6纳米比7纳米+多了一个EUV层,但4纳米可能比5纳米减少了掩膜层并简化了流程。所以你想问的是,4纳米是否和6纳米的目标人群相同?还是说它们各自瞄准的客户群体和应用场景有所不同?

Roland Shu

没错。

魏哲家

Roland,实际上很难回答你的问题——6纳米和4纳米是否是同一种?6纳米是一种,对7纳米或7纳米+的进一步提升或者发展。所以第二波客户在想使用7纳米制程时,都将使用6纳米,因为它拥有更高的密度、更好的性能和更好的功耗。

与6纳米类似,4纳米也是5纳米的改良版本。我们还观察到,如果我们可以减少掩膜的数量,我们就可以提高密度和性能。那么这两种工艺的适用人群是同一群人吗?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出于同样的目的,我们将6纳米作为7纳米的改良版产品提供给客户。我们的4纳米也提供给5纳米的第二波客户。

Roland Shu

好的。这有点复杂。虽然有简化流程和缺陷的改进,但考虑到在生产周期还会有影响,那么4纳米与5纳米相比会有任何性能提高吗?

Jeff Su

好的,你的第二个问题,Roland,还是关于4纳米的问题。对于4纳米来说,与5纳米相比,它是否有任何性能增强或者PPA改进?

魏哲家

有的。我们提高了密度,改善了性能,包括晶体管的性能。

Roland Shu

好的,谢谢你。

Jeff Su

谢谢Roland。好吧。我们的问答环节到此结束。

(编辑:文文)


更多精彩港美股资讯
相关阅读
点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