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新股解读|吃惯汉堡、融惯美金,再鼎医药(ZLAB.US)何时脱“未盈利”之帽?
荔枝酱 09-16
阅读量

中概股回港已不是什么稀罕事,如阿里巴巴(09988)、网易(09999)、京东(09618)等。论板块绝多数属新经济,而医药板块仅有2018年8月上市的百济神州(06160)这一只独苗,不过这一现在也将随着再鼎医药(ZLAB.US)的到来被打破。

智通财经App观察到,据港交所9月11日披露,再鼎医药有限公司通过港交所聆讯,摩根大通、高盛和花旗为其联席保荐人。此次为该公司的二次上市,在2017年9月,再鼎医药(ZLAB.US)的美国预托股份在纳斯达克上市并交易。

经过3年的反复,再鼎医药作为一只上海走出去的中概股在美股医药中表现颇为抢眼,截至目前涨幅近2.3倍。带着如此抢眼的走势,该公司能否再港股“如鱼得水”?不妨从其招股书中找答案。

两款核心产品上市,暂未摆脱亏损

近些年来,创新药企业不断受到关注。但是创新药自主研发周期时间长,项目不确定性大,因此国内不少药企采用licensein这条捷径。据悉,近年来,中国的licensein创新药项目热度高涨,交易金额屡创新高,2019年国内共引进创新药项目63个,披露的交易金额合计82亿美元。

再鼎医药就是创新药licensein的成员之一,主要专注肿瘤、抗感染以及自体免疫性疾病领域。自成立以来7年多的时间内,再鼎医药已成功转型为一家全面集成的商业企业。目前公司已实现商业化的药品为则乐(甲苯磺酸尼拉帕利胶囊,ZL-2306)。

此外,公司在医疗器械领域同样也有所建树,其另外一款已上市的核心产品为爱普盾(肿瘤电场治疗,TTFields),分别于2018年12月和2020年5月,在香港及中国大陆上市。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2018年前,再鼎并没有销售收入,则乐商业化后才打破这一局面。招股书显示,2018年度、2019年度以及2020年6月30日前6个月,公司的收入分别为12.9万美元、1298.5万美元及1921.3万美元。

截至2020年6月30日,再鼎医药则乐的销售收入为1380万美元,爱普盾的销售收入为540万美元。由于爱普盾于今年5月刚刚在中国内地实现商业上市,因此,则乐成再鼎医药上半年在中国大陆收入增长的主要驱动。展望下半年,在爱普盾的加持下,公司营业收入将进一步提高。

从营收来看,公司的这两款核心产品已取得相对不错的销售收入,但是由于其多款药物处于临床阶段,因此研发投入不断增加,导致公司亏损。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公司的研发投入分别为1.20亿美元、1.42亿美元及1.02亿美元。在上述期间内,公司亏损净额分别为1.39亿美元、1.94亿美元及1.28亿美元。

在研管线竞争激烈,销售相对薄弱

除了以上2款获批产品外,再鼎医药还有多款抗肿瘤产品线。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再鼎医药研管线即将步入收获期。具体来看,再鼎医药的临床管线包括16种产品及候选药物,除了则乐和爱普盾已经上市的五种适应症外,还有20多种适应症正在临床试验或临床前阶段。其中,HER2单抗margetuximab注射液已经进入注册申请阶段,进入三期阶段的有7款产品的10个适应症。

尽管再鼎医药同时运营生物医药及抗癌类医疗器械,研发管线也即将大面积上市,但其在研产品市场竞争十分激烈。

就其已经进入注册申请阶段的HER2来说,目前,国内已上市的抗HER2单抗包括罗氏的曲妥珠单抗(赫赛汀)、帕妥珠单抗(帕捷特)、恩美曲妥珠单抗(赫赛莱,T-DM1),三生国健的伊尼妥单抗(赛普汀)以及复宏汉霖的曲妥珠单抗(HLX02)。

除上述已上市的三家外,CDE数据显示,国内已有超过10家企业正在积极进行曲妥珠单抗类似药产品的研发工作,多家企业的类似药产品处在Ⅲ期临床阶段,包括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嘉和生物、正大天晴、华兰基因、海正药业、安科生物等。

除了曲妥珠单抗外,在小分子药物方面,吡咯替尼是中国自主研发的HER1、HER2、HER4酪氨酸激酶不可逆口服抑制剂新药,于2018年被批准用于治疗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PHOEBE研究表明,对于既往使用过曲妥珠单抗和紫杉类药物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接受吡咯替尼联合卡培他滨治疗对比拉帕替尼联合卡培他滨,可显著延长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不断向前线治疗发起冲击。

在竞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优先获批上市的企业无疑具有先发优势,而后续上市的企业,如果具有销售优势,也能在激烈的竞争中也能分得一杯羹,既没有先发优势也不具备销售优势的企业,则很难在这场竞争中取胜。

那么再鼎医药销售团队有没有优势呢?

据招股书显示,目前再鼎医药共有913名员工,包括377名研发员工及401名商业化员工。商业化的员工中,则乐销售团队有150名,覆盖800到900家医院,爱普盾的销售团队大约有50人,覆盖250家医院。再鼎预计到2020年底,公司的员工会达到1000人左右,主要新增销售人员,约90%的销售成员将位于直辖市(即北京、天津、上海及重庆)及省会城市。

值得一提的是,国内已经上市的两家HER2企业,不管是产品上市时间还是销售团队都比再鼎医药具有竞争力。

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底,三生国健共有598个销售人员,其母公司三生制药在中国内地拥有3378名营销人员,668名分销商以及2124名的第三方推广商。宽广的销售渠道,使得三生国健的伊尼妥单抗上市18天即开出首单。

另一竞争对手,复宏汉霖更是在曲妥珠单抗上市10天内就开出首单,截至上半年,复宏汉霖的商业化团队为310人,其母公司复星医药销售人员近5800人,国内外营销体系均十分完善。

面对产品上市时间没有优势,销售团队也没有优势的情况下,再鼎医药的HER2会如何突围?

再看再鼎医药当下销售的核心产品则乐。则乐是TESARO研发的一款需每日口服一次的高效、选择性聚(ADP-核糖)PARP1/2抑制剂,于2017年3月和11月先后在美国和欧洲获批,用于对含铂化疗完全或部分缓解的复发性上皮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患者的维持治疗。

PARP是目前全球制药领域的热门靶点之一,素有下一个PD-1之称,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已有4款PARP抑制剂获批上市,分别为阿斯利康的奥拉帕利、Clovis的卢卡帕利、葛兰素史克的尼拉帕利和辉瑞的他拉唑帕利,2018年全球总销售额近10亿美元,其中奥拉帕利超过一半。

目前中国上市的PARP抑制剂有2款:奥拉替尼(2018年8月)和尼拉帕利(2019年12月)。

奥拉帕尼的获批用于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的维持治疗,填补了卵巢癌近30年的治疗空白,刚进入国内市场价格为2.48万元/盒/150mg*56片,每月2盒,月治疗费用约4.96万元。2019年进入医保谈判后降价为0.95万元/盒,月治疗费用为1.9万元。

和奥拉帕尼相比,尼拉帕利临床时无需进行gBRCA等生物标志物检测,受众面更广,并且它是唯一一款只需每天口服一次的PARP抑制剂,药从性更好,但目前月治疗费用高达7.5万元,是奥拉帕尼的3.95倍。

治疗费用高出奥拉帕尼一大截,倘若没有进医保,则乐在中国同样也面临销售难的问题,因此进医保对则乐来说,能快速放量。但是一旦进医保,产品价格又将面临大幅度降价的情况。

此外,国内目前也有好几家药企开发晚期卵巢癌适应症,包括恒瑞、百济神州、君实生物、海普瑞等。其中,恒瑞的氟唑帕利胶囊2019年10月申报上市获得受理,百济神州的PARP1和PARP2抑制剂近期也获得新药上市申请(NDA)。

如此看来,即使中国的卵巢癌患者人数够多,市场够大,但目前国内的PARP抑制剂竞争显然也已进入白炽化阶段,随着其他企业PARP产品的上市,价格自然也就降下来了。

综上分析来看,从研发管线布局的产品线来看,再鼎医药属于生物医药和医疗器械两手抓的企业,在目前的港交所市场中,属于非常稀缺的标的;此外,其大部分产品已经进入三期临床试验,即将进入产品收获期。

但需要注意的是,公司目前在研的多个产品,市场竞争都较为激烈,公司的短板在于销售。若销售没有跟上,尽管研发水平很高,产品很有竞争力,但恐怕也很难给公司创造高附加值的收入。此外,目前公司的核心产品,则乐市场价格远高于奥拉替尼,不进医保,则很难放量,进医保又面临大幅度降价的问题,且后续其他企业也已陆续跟上,进医保成了最好的选择,能否成功进医保,还需要看公司与医保局的谈判情况。因此,再鼎医药的短板是销售,倘若其销售团队能跟上,按其研发管线来说,未来或大有可为。

更多精彩港美股资讯
相关阅读
点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