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美国生活成本高企,为何通胀却处于历史低点?
腾讯网 02-14
阅读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腾讯美股”。

明明天气预报说今天的气温是5度,但是你站在外面,却觉得像是零下5度一样,这样的经历相信很多人都会有过。

《财富》刊文称,其实这种体验差异在经济当中也是广泛存在的,通货膨胀就是尤其突出的一个例子。目前,美国的通货膨胀率只是略高于联储设定的2%目标,可谓是处在历史性的低水平了。身处这样的环境当中,如果是第一次听说1970到1980年代的通胀率曾经高达两位数,别说买房,加一次油都会心疼得不得了,很多人甚至都会怀疑说法的真实性。

《财富》对一些关键领域的通货膨胀和价格变化情况进行了分析,结果显示,从房租到大学学费再到医疗成本,许多领域的价格涨速都已经超出了消费者的负担能力。Bankrate最近的一次调查就发现,高达57%的美国成年人根本就没有指望个人财务状况在2020年能够有所改善,这完全可以视作是个额外的证明。

那么,到底是哪里脱节了?

想要展开深入的研究,首先必须知道通货膨胀数据到底是如何计算出来的。事实上,政府计算的那些指标,与普通人买房子、看医生、送孩子上学或入托等等时候的具体感受,完全是两回事——后面这些花费的年度增速都要比个人可任意支配收入高出18%到65%不等。

首先,是一点小小的背景知识。通货膨胀是度量一个价格和工资长期增长情况的指标。它们涨得越快,通胀水平自然就越高。要确定整体通胀率——即城市消费者价格指数,CPI-U——到底是多少,政府就必须追踪一篮子消费者任何时候都必须购买的商品和服务的价格。

“篮子当中最主要的成分是来自于住宅支出”,比如抵押还款和租金等,其他大项还有食物、服装等。威斯康星州大学密尔沃基分校经济学教授纽曼(Rebecca Neumann)解释说,此外,儿童保育、交通、大学和医疗等也都不容忽视。

CPI-U是由一系列因子组成的一个复合体。其中一部分价格的上涨速度可能很慢,而另外一部分却可能很快。比如从下图当中,就可以看到住宅、学校教育、儿童保育、医疗卫生、CPI-U,以及人均可任意支配收入的具体长期百分比变化情况。

经济学家、政府官员、公共政策倡导者、投资者和企业在谈论整体经济的具体表现时,经常都会将CPI-U看作是唯一的合理通货膨胀指标,这样做当然是有着一系列合理的原因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一指标本身也有着巨大的局限性。归根结底,这样计算出来的指标是不可能平均覆盖所有的商品和服务门类、所有的地方,以及所有的人的。

“1970年代,价格几乎是一天一个样,现在当然不是那么夸张了。”纽曼分析道,“可是,从整体大趋势看,价格还是稳步上涨的,而且一些商品和服务的价格还要比其他的涨得更猛。”

正如前面的图表所证明的,一些至关重要的门类,其价格涨速要大幅超过通货膨胀率,当然也要超过可任意支配收入。同时还需要指出的是,可任意支配收入在不同人群当中的增速也是不一样的,那些收入较低的人们,他们的收支之间的缺口往往还要来得更大。

虽然人们总是会将通胀率看作是一个特别靠谱的硬数据,但是实际上,每个人具体的通胀率却千差万别。这在很大程度上其实是取决于你需要购买的到底是哪些商品和服务,以及你是居住在什么地方。

地点是相当重要的一个因素。哪怕是CPI-U这样已经细化的数据,也不可能准确反映所有不同地区,以及所有不同人群的全貌。劳工统计局的网站上可以找到一份各州,乃至于一些特定城市的消费者价格指数数据清单。乡村地区的居民对于通胀的感受就可能和城市居民完全不同,因为大家消费的商品和服务篮子组成就不一样。

同理,处在人生不同阶段的人们,他们所需要面对和处理的支出项目也各自不同。那些需要供大一点的孩子上大学,给小一点的孩子找日托,或者是面对重大疾病的人,面对的居民就要糟糕不少,因为这些类目的价格增长速度都要超过CPI-U整体。

此外,对通货膨胀本身技术定义的差别也会使得整体通胀率看上去对一些人全无意义。事实上,消费者价格指数严格说来有三个,CPI-U只是其中之一,此外还有城市工人和职员的CPI-W,而且这两者所依赖的调查数据都有两到三年的滞后。

第三种是所谓“链锁”消费者价格指数,即C-CPI-U。这一模型整合了更多近期的数据,而且涉及到不同商品的相对价格,以及可替换性。

“所谓可替换性,就是在价格不同时,你可能就会购买另外一种商品,而不是现在选择的这一种。”卡耐基梅隆大学泰珀商学院金融学教授斯帕特(Chester Spatt)解释说,比如你买不起贵的衣服就去买便宜的,买不起鸡腿就去买碎牛肉。

这个因子使得人们减少了自己的支出,因此C-CPI-U通胀率要低于CPI-U。正因为这种差异的存在,颇有一些政治家已经开始呼吁在政府计划自动更新时使用C-CPI-U来计算,因为这样就可以减少政府支出。

比如,2017年税务改革改变了国税局根据通胀率自动提升税级的机制。伴随商品和服务价格变得越来越昂贵,美元自然就越来越不经花了。因此,税级也就需要不断提升。

以前,这种调整是基于CPI-U来进行的,但是现在换成了C-CPI-U,这样税级提升的速度就放慢了。和过去相比,一些人的收入就可以被划入更高的税级,意味着政府可以收到更多税款。

经济理论和个人生活之间也存在脱节的问题。长期角度说来,CPI序列的指标正变得越来越重视商品和服务的质量。

“大多数商品,尤其是科技产品的质量都在提升。”杜兰大学经济学教授、法律学副教授谢弗林(Steven Sheffrin)解释说,比如过去十几年来,笔记本和手机等的性能都有了巨大的提升。“如果同样一种商品品质大幅度提升了,价格却没有变化,那么它实际上就是变得廉价了。”

不过,一部更好的语言处理机或者是显示器,拥有者恐怕并不会感到它到底有了多大的提升。今年的新款智能手机,摄像头的品质或许要超过两年前的旧机型,但是如果你无法发现,或者不在乎这差异呢?因此,站在消费者的立场上,恐怕未必会产生商品变得更廉价的观感。

一些关键领域的个人通货膨胀猛涨,已经对美国人的个人财务状况形成了日益严重的威胁。

当一个家庭无法准确地预测自己能够攒下的钱与将来大学学费真实涨幅之间的缺口,他们该怎样去为孩子储蓄?当一个人突然遭遇了远超过健康保险支持能力的大病,他又该何去何从?

事实上,这些问题,没有任何一个官方数据能够给出准确的回答。

(编辑:李国坚)

更多精彩港美股资讯
相关阅读
点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