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华尔街与硅谷“决裂”!2019成美股IPO滑铁卢之年
腾讯网 10-11
阅读量

本文来自“腾讯美股”。

有一种叫做科技初创公司的生物,它们生存靠现金,发展靠乐观,但遗憾的是,当下这两种资源都变得越来越匮乏了。

Vox刊文指出,华尔街与硅谷的关系正在发生戏剧性的变化,呈现出哪怕几个月之前还难以想象的全新现实。这方面最新的一个例子来自Postmates,一家估值20亿美元的送餐公司,他们原本计划在2019年进行IPO交易,但是不久前通知IPO顾问们,由于市场环境不理想,他们决定推迟上市。

Postmates只是一例,事实上,美国原本有多达十余家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初创公司计划在2019年IPO,但是伴随这一年不断走向年底,硅谷头顶的乌云也日益浓重,令人难以置信的场面开始上演。有人痛心疾首,有人在会议室里争吵,有人徒劳挣扎,希望能够改变不断向硅谷传来坏消息的华尔街的系统。

今年上市的那些科技初创明星们现在基本上已经溃不成军。来福车(Lyft.US)股价遭遇腰斩,优步(Uber.US)损失了四分之一。Slack(WORK.US)和Peloton(PTON.US)的股价也都低于IPO价格。更加不必说近期深陷风暴漩涡的WeWork,公开市场投资者纷纷对他们的定价说不,最终该公司不得不撤回了IPO,以免让糟糕的业绩大白于天下。

Postmates首席执行官莱曼(Bastian Lehmann)上周五在一次初创企业研讨会上表示,他们正在密切关注宏观经济局面,他还透露说,其他初创企业的遭遇正在迫使他重新考虑公司的上市计划。

“事实就是,我们只有在确定时间节点适合企业,同时公开市场局面也配合时才会考虑IPO。至于当下的市场,我相信是有点过于波涛汹涌了。”他说,“这样的行情对于成长型企业尤其不利。”

在被问及Postmates是否会在2019年年内上市时,莱曼回答:“这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取决于我们准备好没有,而是取决于宏观局面。”

只不过现在看上去,Postmates今年上市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他们已经至少做好了延迟的准备。知情人士披露,Postmates不久前向股东发布了信件,表示公司计划将锁定期开始时间推迟到明年第一季度中段。这已经是Postmates第二次推迟整个进程了。

考虑到其他科技初创公司2019年的表现,Postmates的慎重决定显然是有道理的。诚然,少数不那么“性感”的,实现了盈利的软件公司的表现可圈可点,可是,整个科技IPO叙事的基调,不管大家是否愿意接受,终归还是由行业当中那些最吸引眼球的明星企业确定的。显而易见,这个宏大叙事2019年的主题就是——虽然硅谷自信满满,但是其他人对他们却没有那么信任。

Renaissance Capital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迄今为止已经有32家科技公司上市,而至今的平均股价涨幅只有5%。要知道,这个数字2018年还是13%,而2017年更是高达94%,令人瞠目结舌。

其实,根本不必借助各种IPO统计数据,人们也能够清楚感受到气氛的变化。每一天,挫折感都在通过各种新的方式在硅谷体现出来。

硅谷的人们对于企业上市的方式正愈来愈感到不满和沮丧,比如不久前的一次大型集会活动就可算是个颇具代表性的缩影。数以百计的投资人和企业家上周集中在旧金山闹市区,讨论传统IPO的替代方案。在长达七个小时的研讨当中,这些硅谷初创企业的代表设想了各种能够较少让大银行控制自己未来的方案。期间,他们讨论了所谓直接上市方案的优势。

本周一,堪称最近一轮科技初创企业估值暴涨头号始作俑者孙正义罕见地对媒体表现出了后悔和痛苦的一面。这位软银掌门人创建的愿景基金将超过1000亿美元资金倾泻到了年轻的企业头上,但是现在,他说,对于这些投资的表现,自己感到“不安和慌张”。

这位历来以大胆乐观闻名的投资人总是喜欢将初创企业的创始人们逼到悬崖边上,想让他们在“疯狂”的地步中发挥更大的能量,但是,在软银最大的两笔IPO豪赌优步和WeWork都惨败收场后,孙正义也终于不见了曾经的风采。

接受采访时,孙正义表示:“最近,我一直在告诫创始人们‘要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只有知道了自己的极限,才能帮助你释放出无限的可能。”

回到Postmates,公司领导层在就上市问题进行了一些内部辩论后已经踩下了刹车。Postmates今年2月间低调递交了IPO申请文件,但是至今为止都没有发布招股说明书,也没有正式启动IPO进程。在如此漫长的时间内始终保持一种悬而未决的状态,这种情况之前在硅谷堪称罕见。

Postmates拒绝对此报道发表评论。

不过,所有这些变动之下,有些更深层次的文化和金融因素却依然如故,这就意味着,当前这一轮阴郁散去之后,也许什么都不会真正改变。

硅谷痛恨末日论,他们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活在一种集体幻觉当中——不错,IPO市场可能对大多数公司都不友好,但并不见得就不合适我的公司。硅谷的投资人和创始人们还是愿意继续为科技的未来赋予意义,涂抹亮色,自我激励,自我塑造,因为这就是他们的生财之道。科技行业领导人们的乐观可能是发自内心,但也可能是按照社交脚本来的。

与此同时,硅谷追逐交易的基本原则也没有改变。每家风投公司都依然在拼命寻找,希望赌中下一家伟大公司,都依然在拼命推高自己投资对象的估值,全然不管是非对错。这样的泡沫估值只有在IPO当中被华尔街拒绝时,才会最终破灭。

哪怕美国初创企业的估值都严重虚高,也不会有哪位投资人改弦更张,因为他们眼中只有自己的利益。2019年的IPO惨败并不会改变他们的想法。

打开智通财经APP,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更多精彩港股资讯
点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