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曾经一年涨超2.5倍的江南布衣(03306),如今芳华正逝?
江松华 09-11
阅读量

公布营收、净利同步双增业绩后的江南布衣(03306),近期似乎遭遇大量资金逃离,目前股价仍在寻底阶段。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江南布衣于8月27日发布全年业绩报告称,公司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的整个财年度,实现营收为33.58亿元人民币(单位下同),同比增长17.3%;毛利为20.56亿元,同比增长12.6%;股东应占净利润为4.85亿元,同比增长18.1%;每股基本盈利为0.95元,拟派末期股息每股0.43元。

业绩公布当天,江南布衣股价就收跌至-2.31%,105万股成交量已经较前一日放大近3倍。8月28日,公司股价更是大幅下跌10.24%,成交量进一步扩大至347万股,涉及资金4021万港元;29日,江南布衣跌势依旧,-6.49%的跌幅同样伴随着214万股的大量成交。短短3个交易日,公司股价总跌幅接近20%,超7600万元资金逃离。

而引发市场恐慌的,或许是这份增长还不错的业绩背后,有着不少增长放缓的迹象。

行情来源:wind资讯

营收增速五年来首次下滑

成熟、成长、新兴品牌营收全面增长背后,却是四年来最低的同比增长。智通财经APP了解到,江南布衣截止2019年6月的财年中,成熟品牌JNBY营收贡献达18.79亿元,同比增长15.9%,营收占比从去年同期的56.6%微降至56%。成长品牌中CROQUIS、jnby by JNBY、less营收分别同比增长14.1%、20.8%、20.6%至6.45亿元、4.76亿元以及2.87亿元,成长品牌整体营收同比增长17.6%至14.08亿元,营收占比从去年同期的41.8%微升至41.9%。新兴品牌7142万元营收贡献体量虽然最小,但是57.8%的同比增长最亮眼,营收占比提升0.5个百分点至2.1%。

全品牌的增长撑起了江南布衣17.3%的营收同比增长,但是过去五年公司的同比营收分别为16.60%、17.95%、22.58%、22.80%、17.25%,2019财年是江南布衣自2015年增长提速以来首次出现增速回落,而且回落幅度并不小。

与此同时,公司毛利率水平同样出现让市场担忧的变化。

全品牌毛利率均表现不佳

营收增速首次回落的江南布衣,毛利率水平还站在了五年来的最低点。智通财经APP了解到,公司成熟品牌JBNY贡献毛利11.64亿元,同比增长12.9%,毛利率同比下滑1.7个百分点至61.9%;成长品牌中CROQUIS、jnby by JNBY、less毛利分别同比增长9.6%、13.2%、15.3%至4.14亿元、2.59亿元以及1.9亿元,毛利率分别同比下滑2.7、3.7、3.1个百分点,合计毛利率同比下降3.1个百分点;新兴品牌贡献2916万元毛利,毛利率水平从去年的51.5%大幅下降至40.8%。毛利率水平的全面下滑,最终导致整体毛利为20.56亿元,12.6%的同比增速大幅低于营收增长,毛利率水平同比下滑2.5个百分点至61.2%。

在过往的五个财年中,江南布衣的毛利率水平分别为61.41%、62.57%、63.23%、63.75%、61.23%,2019年财年61.23%的毛利率水平不仅是五年来最低的,而且同样是五年来首次出现的毛利率水平下滑。

公司表示导致毛利率下滑的原因,主要由于渠道结构的变化所致,即毛利率相对较高的线下自营渠道占比下降了。数据显示,虽然自营店14.89亿元营收仍是江南布衣占比最重的,但6.3%的同比增长大幅低于同为线下渠道经销商店的22.8%,更别说线上渠道的47.9%的同比增长了,高毛利的自营店营收占比从48.9%大幅下滑至44.3%,使得公司毛利率水平受到拖累。

此背景下,公司主营业务盈利能力增速其实是大幅放缓的。

净利润增速还要刨除些水分

刨除非主业经营项后,江南布衣经营利润增速还要打个折扣。智通财经APP了解到,在毛利同比增长12.6%的基础上,公司销售及营销开支同比增长12.8%至11.7亿元,行政开支同比增长20.3%至3.02亿元,均高于毛利增速,因此6.45亿元经营利润15.99%的同比增长能高于毛利增速,主要是靠其他收益及利得净额同比增长230.1%至6077万元撑起来的。

资料显示,其它收益增长贡献最大的是政府补助同比增长122.7%至4407万元,再加上闲置土地拨备拨回和出售闲置土地分别同比增长692万元和641万元,此类的一次性收入共同撑起了江南布衣的经营利润增长。这意味着,公司主业盈利能力放缓幅度,其实是要比表面数据更严重的。

过去五年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31.69%、21.60%、38.54%、23.76%、18.14%,即便有众多非主业经营项支撑,2019财年的净利润增速依旧下滑至五年最低,也是五年来首次跌落到了20%以下。

此外, 江南布衣于2020年将会搬进新总部——坐落于杭州城西的“天目里”。但同时要发生的是,江南布衣要为新总部和物流中心进行折旧,公司管理层在展望2020财年业绩时也公开表示,增长将会受到拖累,增速会降至“低双位数”。再加上IFRS 新会计准则的影响,公司未来业绩将会受到大幅影响,为此汇丰、花旗等大行也纷纷下调了江南布衣的目标价。

综上来看,本就出现不少增长放缓迹象的江南布衣,未来仍旧要面临众多拖累利润表现的因素,因此业绩公布后的急速下跌和大量资金逃离也就不难理解了。

打开智通财经APP,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更多精彩港股资讯
点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