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币无完币:Libra的百家之言
云锋金融 08-14
阅读量

本文来自云锋金融公众号(id:majikwealth),经授权发布,不构成投资建议。

巨大的蓝海市场,不同命运的入场玩家

故事要从跨境支付说起。根据SWIFT (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 和麦肯锡的一份报告显示,2017年全球跨境支付收入达到2230亿美元,其中手续费占1090亿美元,过高的手续费率始终是行业痛点。随着区块链等新兴技术的发展,战胜银行电汇等传统跨境支付模式已成为可能,于是不少机构瞄上这一领域。

摩根大通的加密货币JPM Coin定位于3大应用场景,其中之一即是针对大型企业客户的跨境支付;Visa的区块链跨境支付网络B2B Connect也是锚定15000美元以上的企业间转账。

Facebook通过子公司Calibra发起加密货币项目Libra,其野心不仅限于B2B。根据白皮书,它的推出是旨在“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由此看来,解决跨境支付问题只是他们实现无国界货币后的“举手之劳”。

Libra的出现犹如春雷炸响,带来了“币圈”的狂欢,让作为“币圈”市场情绪风向标的比特币价格从2019年4月的4000美元一路上涨至接近13000美元;Libra的出现也吸引了各国监管层的高度关注和经济学界的持续热议,夏季达沃斯,G7会议,两场Libra听证会……如此“贵宾级”的待遇将Libra抬升到了“全球大事”的层面,规格之高连比特币也没有享受过。

比特币市场价格(以美元计)

Source:CoinMarketCap

Libra如此火热,原因在于Facebook的先天优势——庞大的用户基础和成熟的应用场景,使人们对于他们的“全球货币计划”不敢掉以轻心。根据Facebook财报显示,2019年6月,其每日活跃用户人数平均值已达到15.9亿人,占全世界人口的21%,这些人将是推动Libra发展的基础力量。接着,Libra借助协会成员的力量得以实现场景覆盖。Libra协会现有27名初始成员,涵盖支付、技术和交易、电信、区块链、风险投资、银行等行业,包括Visa、PayPal、Vodafone、Uber、Andreessen Horowitz等各自领域的引导者,它们为Libra提供技术及用户支持,也能够基于Libra的区块链开发新功能,届时电商平台Ebay可以支持 Libra 付款购物,打车软件Uber和Lyft支持Libra付款乘车,于是 Libra 渐渐流通,渗透到人们日程生活的各个场景。

“信任机制”的理想与现实

拥有Facebook等巨头的背书,Libra承载的区块链技术是否成熟已不再是人们关注问题的核心,人们将注意力转为这种全球性加密货币的可行性上。

无论纸币还是电子货币本质都是“符号”,是否可行在于能否建立“信任机制”。除了先进的区块链技术和参与治理的各领域巨头的加持外,Libra建立的一对一的资金储备制度是Libra维持币值稳定的重要手段,也是其建立“信任机制”的关键。

无储备资产的加密货币币值(如比特币)会随市场情绪的变动发生剧烈波动,而Libra具有一对一的资产储备,其中包括一篮子货币(美元、英镑、欧元和日元)和高流动性的短期政府证券,保证了币值在一段时间内相对稳定,这使得Libra更好地发挥流通手段职能,也使得Libra的使用者免受当地政府滥用货币铸造权带来的货币贬值威胁。正如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格林斯伯勒分校管理学教授Nir Kshetri所说,在通货膨胀率高、利率高和汇率不稳定的经济体中,Libra对消费者和企业具有吸引力。

理论上的“信任机制”确实可以建立,但在现实中却没那么容易。“超主权货币”是部分经济学家为Libra打上的标签,它触动着各国监管层对本国主权货币权威的担忧;Facebook的数据泄露事件又为Libra的安全性蒙上一层阴影,于是理论上还算牢固的“信任机制”变得摇摇欲坠。

原预计2020年上半年发布的Libra随着两场听证会的召开,前景转而晦暗不明,Facebook区块链主管、Libra项目负责人David Marcus 在听证会上表示,完全解决监管机构的担忧并获得批准后Libra才会推出。“监管的担忧”不在少数,面对Facebook的种种前科,“完全解决担忧”似乎不是一个短期问题。

监管层的百家之言

“Facebook的新数字货币Libra在隐私、洗钱、消费者保护和金融稳定方面引发了严重的担忧,解决这些问题应该是一个耐心而细致的过程,美联储正在与其他监管机构和海外央行进行协调。”

——鲍威尔半年度货币政策报告

反对Libra的声音持续存在着,这些声音可以归结为两点:对加密货币这种交易模式的反对,以及对Facebook本身的反对。无论是哪一种,其根本都是怀疑信任机制仍然存在漏洞。诚然,相较已然迅速发展的加密货币技术,对于加密货币的监管制度设计仍处于襁褓之中,于是监管层发出了不同的声音,虽然谨慎的程度不尽相同,但都有提及应尽早把加密货币纳入监管框架中来。

我们可以用短期和长期来划分Libra可能引发的问题,其中短期问题是指若无法得到妥善处理Libra就大概率不能成功推出的问题,长期问题则是设想当Libra推出并覆盖广泛之后需要关注的情况。

【短期亟待解决:用户隐私与监管】

1.电子货币的安全性与监管的必要性引发了隐私与监管的二元悖论

这一二元悖论是指Libra难以同时满足对用户隐私的完全保护与对洗钱、恐怖主义等活动的监管,即若洗钱活动可以被监管,那么用户的隐私一定是被监控的;而若选择保护用户隐私不被泄露,洗钱问题就不可能被有效监管。这也是最受各国关注的问题,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在7月15日的新闻发布会中直指“Libra存在可能被用于洗钱或者为恐怖活动筹资,存在国家安全隐患”,并补充道“像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货币已被用来支持数十亿美元的非法活动,如网络犯罪,逃税,敲诈勒索,非法毒品和人口贩卖”。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同样声称Libra可能会促进“非法行动”。

2.对Facebook本身的质疑

2019年2月7日,德国反垄断监管机构“联邦卡特尔局”裁定Facebook在收集、合并和使用用户数据时滥用了其市场支配地位,由于Facebook在德国社交网络市场中处于垄断地位,用户转换成本高,因此用户只能选择接受Facebook收集其个人信息的用户条款或者放弃使用Facebook。有了前车之鉴,人们不禁会对Libra是否仍会滥用其市场地位损害用户隐私产生担忧。

【长期需关注:影响金融稳定性】

Libra的另一个关注点在于其是否会影响金融稳定性。欧洲央行管委、法国央行行长维勒鲁瓦认为Libra可能挑战金融稳定性,国际清算银行在年度经济报告中指出大型科技公司金融领域“可以迅速在全球金融中建立支配地位,并对传统金融机构构成潜在威胁”。

Libra对金融稳定性的影响程度主要还是看它与法定货币的关系,是替代,还是附属?泰国央行行长Veerathai Santiprabhob表示用数字货币取代本国货币并不容易,它是否能够取代传统货币取决于人们对当地货币、金融体系和外汇稳定性的信任。前中国银行副行长王永利多次发文指出,Libra根本上仍然只是法定货币的代币,全球加密币不等于真正的全球货币,无法取代法币,更无法升级为超主权世界货币。央行金融研究所前所长姚余栋对Libra抱以更加乐观的态度,认为区块链为基础的数字货币是必然趋势,但它只是法币的有效补充,不会取代法币。

Libra对金融稳定性的影响还体现在流动性、汇率等方面:

1.存在流动性风险,却缺少救济措施

流动性问题主要体现于Libra与银行的关系。虽然白皮书中称Libra将与一篮子货币1:1地挂钩并可按需随时兑换,而且Marcus多次强调Libra“不涉及银行服务,而是专注于支付”,但“不涉及银行服务”这一说法并没有让监管者们放宽心。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态度强烈:“与官方货币挂钩的稳定币几乎一定会造成系统性风险,削弱依赖存款的银行及其业务模式 ,破坏金融市场的中介功能”。高盛首席执行官David Solomon在接受采访时也提到,“银行不会因为Libra等新玩家的出现而消失,但是银行将不得不做出改变”。

韩国金融委员会提出对挤兑问题的担忧,表示“即使成功发行Libra,如果金融危机发生,流动性从法定货币流向Libra,这可能导致银行挤兑风潮。” 鉴于Libra没有政府背书,如果遇到挤兑几乎无法自救,哥伦比亚法学院比较法教授Katharina Pistor就此引发对政府的担忧,她表示若Libra已经发展成受众极广、“大而不倒”的全球性货币,一旦政府宣布承担救助责任就可能会影响主权评级,正如2008年的爱尔兰。

2.对新兴市场国家(特指被Libra覆盖的国家)货币的冲击

若某新兴市场国家同意Libra进驻,则可设想这样一种较极端的情景:Libra被广泛使用后所有的交易(包括跨国贸易与投资)都通过Libra完成,对本币需求量下降,流通中的本币也减少,本币将会贬值;届时货币供给与需求关系将被重新考虑,甚至影响货币政策。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表示,“由于Libra可以轻松进行跨境支付,会吸引全球资金流入,这使得国际货币体系向Libra储备货币进一步集中影响非储备货币国家的货币主权地位,发展中国家尤甚。”法国财政部长布鲁诺·勒迈尔发出了同样的声音:“这些新货币可能削弱或危害国家的主权。”

3.现有的盈利模式可能会被打破

Libra项目主要收入来源在于对储备资产的运作,所得用于维持协会日常运营。

由于Libra是无息的,虽然在目前的利率环境下银行存款利息接近于无,但试想利率由于某种原因上升了,Libra的吸引力或将被削弱,那么一旦Libra日后为了竞争需要而变为支付利息的机构,其性质将发生改变。

另外,由于Libra的储备资产并不透明,可能导致两个问题:其一,随着Libra项目推出,协会有巨大动机打破承诺开始投资流动性没那么强的资产,那么受到冲击后谁来买单?其二,智利财政部长Andrés Velasco怀疑储备资产权重的变动会受Libra协会成员操纵,“假设由于‘技术原因’,这些权重必须进行调整,而且‘巧合的是’贬值货币的权重上升了,美国的居民会突然发现他们用兑换的美元更少了,而居民的资本损失恰恰会是Facebook的资本收益”(由于资产负债表的负债项下降),在巨大的利益面前Libra协会将有巨大的动机打破承诺。

结语

回顾历史,我们往往认为任何事物发展至如今的状态都顺理成章,但在以物易物的年代可会轻易想到要找出一个一般等价物?金属货币兴起时,纸钞的推行又有多必然?Libra不一定是“必然”,但它难能可贵之处在于将全球性数字货币这一可能性抛到我们面前,从而在世界范围内开启一场有关Libra可行性与监管要求的思潮。正如在7月9日的“中国外汇管理改革与发展”研讨会上,中国金融学会会长周小川表示:“未来可能会出现更加国际化、全球化的一种货币,是一种强势的货币,导致主要货币和它产生兑换关系。这个东西并不一定是Libra,但从最近几年的趋势看,会有不少机构和人员试图建立一种更有利于全球化的货币。”

站在目前的历史时间点,货币的未来存在诸多可能,紧随Libra的沃尔玛在8月1日也申请了专利并计划开发加密货币。或许在几十年后会出现一种能令所有人信服的无国界、可自由兑换的虚拟货币,也或许在它出现之前就有一种更优越的货币形态登上舞台。孰不知未来的我们看待此时此刻的艰难抉择,又会觉得有多么顺理成章?

打开智通财经APP,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更多精彩港股资讯
点击下载